為了抗疫的血清 文娱

雪橇隊接力馳騁在強風和嚴寒中,用5天半跑完了平常需要25天的路程,搶回時間,救下了孩子們。每個雪橇隊平均跑了50公里,獨有一支隊伍卻跑了425公里,領隊的頭狗就是迪士尼電影《多哥(ToGo)》的主角多哥。導演是極擅長拍攝各種高能運動的埃裡克松‧科爾,他用航拍所構成的「上帝視角」,完美再現了將近百年前這場驚心動魄的歷險過程。

運送血清救孩子命

1925年冬末,令人生畏的流行病「白喉」突襲了美國最北部的阿拉斯加的諾姆鎮,小小市鎮醫院擠滿了高燒的孩子。那時青黴素等抗生素尚未出現,白喉的致死率約為50%。人們唯一的指望是血清,卻未能送達。此時,風暴將至,飛機無法起飛,唯一的希望就是火車運送血清過去之後,諾姆鎮派狗拉雪橇前往取回,而諾姆鎮離鐵路終端的最近距離也有一千多公里!一場生死時速的極地風雪大冒險就這樣開展了,為了孩子們的生命!

風雪途中,薩帕拉看著12歲的老狗多哥,再一次擔起此次遠行之責,回想起牠本來是要被處理掉的劣犬,薩帕拉兩次把牠送掉,但沒想到,兩次牠都用盡一切辦法跑回來,站到薩帕拉的雪橇隊中。牠以驚人的勇力,忘我奮進,最後站在了頭狗的位置上,甚至在雪橇大賽上為薩帕拉奪得冠軍。然而,多哥對於這趟風暴血清之旅來說,實在是太老了,但薩帕拉別無選擇,因為別的狗不具備多哥的豐富經驗,以及機智和無畏。就這樣,薩帕拉在居民的注視中,迎著風暴出發了!

多哥遵命直往前奔

染疫的孩子垂危待救,血清的保質期又只有6天,薩帕拉深知時限刻不容緩,他決意冒險穿過冰封鬆動的諾頓海灣,以省下一天的時間。雪橇隊在冰面上行進,猶如飛馳在槍林彈雨之中!多哥,真是一條好狗,牠毫不理會所遇到的一切,只知道一件事,就是遵主人的命令,一往直前。

最為緊張窒息的一場,卻是在回程。雪橇隊二度來到諾頓海灣,繞路?還是再一次涉險?薩帕拉遲疑片刻之後,決定孤注一擲:衝!冰面已經融化,裂隙處處,隨時可能有滅頂之災。薩帕拉使出全身解數,操控雪橇長繩,驅趕狗群瘋狂奔進。總算抵達岸邊時,卻被不可逾越的巨大冰縫阻隔在冰海裡,可望不可及。薩帕拉抱起多哥拋向岸上,讓多哥全力拖動,以縮短雪橇與岸邊的距離。聰明的多哥完全明白主人的意思,牠竭力向前,一寸又一寸……終於讓雪橇得以登岸,而牠自己嚴重受傷。第二天趕路之前,他們看見昨天經過的海灣,已經完全化作波濤一片。

跑盡當跑完成任務

接下來的旅程中,薩帕拉因雪盲而失明,多哥憑藉多年的經驗,獨自帶著雪橇隊繼續趕路,終於在全體倒下之前,遇到市裡派來的接力雪橇隊,牠們得救了。雪橇隊及時趕到諾姆鎮,所有孩子也得救了。這一樁幾乎不可完成的任務,因著人與狗的傾力協作,因著肩負的救生使命,奇蹟成功。

那美好的仗打過了,孩子的性命守住了,當跑的道跑盡了!雖然,最後的冠冕並不屬於多哥,記者把功勞歸於接力最後一棒的頭狗,紐約中央公園還有牠的雕像,但多哥,深深為阿拉斯加銘記,牠的後代也成了雪橇狗中的名品。

竭力送出福音血清

《多哥》一片,更多地讓我想到基督徒的福音使命。這個世界是染疫的世界,罪是比白喉或新冠病毒更危險、更高傳染率與致死率的病毒,人人都感染了,若沒有抗疫的血清,人人都必一死。感謝神,耶穌賜給我們祂的寶血,成為救命的血清,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

薩帕拉與多哥作為鎮上最出色的雪橇隊,牠們責無旁貸,牠們必須挺身而出,彷彿是牠們欠鎮上的。同樣的,每個得了基督寶血蒙拯救的基督徒,都如薩帕拉一樣都欠著未信者的福音債。我們要竭力把福音的血清送出去,救那些因得不著血清而哀哀待斃之人。「跑啊,快跑啊!」願薩帕拉的呼喊不僅響徹影院,也迴響在我們心裡。@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