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前的夏天,我帶著兩大皮箱、一個大同電鍋和兜裡揣著的幾百美元,來到美國。回首這一路走來,經過風風雨雨,但處處都有神與我同行的足跡。 芝城園地

《聖經》中好幾次提到40:諾亞時代降雨40晝夜,以撒40歲娶利百加,以掃40歲娶赫人為妻,約瑟香料薰雅各尸體40天,摩西40歲起意看望同族,以色列出埃及曠野飄流40年,掃羅40登基在位40年,大衛作王40年,耶穌受魔鬼試探40天。40似象徵生命的轉折點,一個階段的結束或另一個里程碑的開始。

今年對我深具意義,因為40年前的夏天,我帶著兩大皮箱、一個大同電鍋和兜裡揣著的幾百美元,來到美國。回首這一路走來,經過風風雨雨,但處處都有神與我同行的足跡。

我本來大學畢業就要出國,一切都申請妥當,卻因家中經濟出狀況而放棄,我天天禱告求神為我開路。幾個月後,一昔日老友邀我陪她去看一位回國探望母親的教會朋友,從這朋友口中獲知她有商學系獎學金,她鼓勵我也去申請,美國的會計系很少會提供獎學金,大學成績非頂尖的我竟然申請到了。拿到信的那天,我喜極而泣,知道這完全是神特別的恩典。

到了美國,我先到洛杉磯探望二姐,走前去拉斯維加斯,二姐開店繁忙,星期天下午出發,晚上抵達賭城看一場米高梅的白老虎表演,連夜趕回洛杉磯。清晨在睡夢中,忽覺車子陡然升高,我睜眼一看,車身正在空中打轉,然後掉入路旁的黃土堆中,原來一夜沒睡加上炎熱單調的黃土沙漠,二姐開著車子竟然睡著了。神奇妙的保守讓全車無人受傷且如期回家,沒耽誤當天下午去明州的飛機。

到明州的第一個星期五,學校團契請我們新生去吃飯和查經,還邀參加星期六的烤肉聚會。在團契和主日崇拜中,聚會詩本、所唱的詩歌、禱告的用語和聚會程序,感覺都是那麼熟悉,讓我幾乎忘記身在異鄉。曾有老生說我看起來真不像是剛來的,我想是因為常與主內的弟兄姐妹在一起,我迅速地就把異地住成了家。

剛搬來芝城幾天,因需回密州考會計師,我禱告求神讓我碰到一位可以幫我帶女兒幾天的褓姆,結果就在中國餐館吃晚餐時認識一位牧師娘,後來的35年我都在她的教會聚會至今,還幫忙教會買了今天的堂址,神的安排真是出人意外。

三個孩子都在教會長大,家附近雖有中文學校,但時間與教會衝突,只好換成40分鐘外的另一家,每次上完教會,就得匆匆忙忙把中餐拿到車上吃。回想起來,這樣的辛苦還是很值得,團契常常有彼此分享的時間,在教會長大的孩子會比較願意敞開自己的內心,老二高中時到國外宣教,念醫學院時在華人教會認識現在的妻子,能建立一個基督化的家庭,都是神一路的保守。老三雖然在住院醫生的忙碌生涯中也沒有停止聚會,是神的眷顧帶領。

回首這40年,就像以色列人在曠野時,「雲彩幾時從帳幕收上去,以色列人就幾時起行;雲彩在那裡停住,以色列人就在那裡安營」(《民數記》九章17節)。有吃嗎哪的時候,天上賜下白色圓點,不費吹灰之力,覺得自己在神的保守下很幸福。也有雲彩停下不走的時候,這時就停下等候。我很少埋怨神,因為深信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馬書》八章28節)。知道不管到哪個地方,神都有一個最適合我在那兒的理由。

神的厚愛令我無以為報,念神學院是我想回報主恩的方式。四年前開始在工作之餘念神學院,去年畢業,也提早從職場退休,開始多些時間服事。從身上只有500元,到今天什麼都不缺;從一個23歲的女孩,變成3個孫子的阿嫲,神在我身上的恩典滿滿。我也曾像以色列人,背叛又歸回,認罪悔改又重新再犯,但神始終與我同行,40年如一日。感謝如此用厚恩待我的主!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