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耀的山巔之城 社会

同事在編輯部會議上提出,有讀者不同意7月專題《上帝保佑美利堅》的說法,認為美國在新冠大流行中防疫做得那麼差,哪裡得到上帝保佑了?

美利堅是蒙福的

事實上,《上帝保佑美利堅》專題是為呼應獨立日,介紹美國政治體制與選舉制度——從獨立到立憲,美利堅是蒙福的,正如華盛頓總統1789年4月30日,在就職演說中所申明的那樣:沒有人能比美國人更堅定不移地承認和崇拜掌管人間事務的上帝;在邁向獨立國家的進程中,似乎每走一步都有天佑的蹟象……

至於2020年的防疫存在失誤,甚至失控,自然毋須諱言,但能否因一時一事就斷言上帝沒有保佑美國?當然不能。在基督徒的信仰裡,即使人做錯了事,上帝的管教也是化妝的祝福,這樣的例子在《聖經》中不勝枚舉,所以《雅各書》總結說:「 忍受試探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經過試驗以後,必得生命的冠冕;這是主應許給那些愛祂之人的。」(一章12節)

或有人說,美國不配得到上帝的保佑而當得懲治,因為人被試探是被自己的私慾牽引誘惑的。不錯,「私慾既懷了胎,就生出罪來;罪既長成,就生出死來。」(一章15節)但上帝的慈愛不是斤斤計較的人心所能測度的,即使罪人硬著心腸不肯悔改,上帝仍以獨生聖子道成肉身,在十架之上贖了所有人的罪!這,豈不是上帝最完備的永恆保佑?

不犯錯的時候少

其實,美利堅一路走來,不犯錯的時候少;就像學走路的孩子,哪有不摔跟頭的?1989年1月11日,第40任總統里根在離開白宮前發表告別演說,提到他喜歡清晨站在窗前遠眺:「從這裡,你可以看到華盛頓國會,然後是國家廣場和杰弗遜紀念堂。在天氣晴朗的早晨,你甚至可以看到紀念堂之外的波托馬克河和弗吉尼亚河岸。有人說,林肯曾在這裡目睹過布爾朗(Bull Run)戰役上空的濃煙。」

讀這段話時不禁感慨,演藝經歷讓里根的言語具有了非同一般的畫面即視感,今日的和平與昔日的狼煙。1861年7月21日,在距華盛頓僅30英里之遠的布爾朗,進行了南北戰爭中的第一次陸地戰役;美國第16任總統林肯(Abraham Lincoln)領導「美利堅合眾國(Union)」,最終打敗了「美利堅聯盟國(Confederate)」。在這場慘烈的內戰中,10%的20-45歲北方男性,與30%的18-40歲南方白人男性,喪失了生命。

 

有「憲法之父」美譽的第四任總統麥迪遜(James Madison Jr.),倡導「每個人都能夠並且應當成為自己的主人,不能一些人統治另一些人」的時候,一定沒把自己莊園裡的奴隸考慮進去。建國之初所以保留了奴隸制,是立憲代表中有一半是奴隸主,90%的奴隸居住在南方州。為了糾正這個歷史遺憾,使美利堅合眾國不一分為二,代價不可謂不大!

上帝是堅固保障

但是,隨著1865年憲法第13修正案生效,全國廢止了奴隸制度;1868年第十四修正案確定公民權利,及給予聯邦政府要求各州提供平等法律保障的權力;1870年第十五修正案保證男性黑人投票權利......一步又一步,法律更健全了,人權保障範圍更寬廣了,國家發展更穩健了——從戰亂到和平,這其中焉能沒有上帝的帶領與保佑?

讓我們再回到里根總統的演說:「當我站在樓上的窗前,我想起了『閃耀的山巔之城(Shining City on a Hill)』。這個短語來自約翰(John Winthrop),他以此描述想像中的美國。他乘著今天我們所說的小木船來到這裡;和其他朝聖者一樣,在尋找一個自由的家。在我的腦海裡,這是一座高聳而自豪的城市,建立在堅固的磐石上,風吹著、上帝保佑著、形形色色的人在這裡和諧而又和平地生活著......」

上帝保佑著!《美國法典》36編302條寫著:「『我們信仰上帝(In God We Trust)』為國家格言。」即使美利堅做錯了事情,祂也賜下悔改的機會;即使百姓成了走丟的羊,祂也不離不棄地尋回:「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也認識他們,他們也跟著我。  我又賜給他們永生;他們永不滅亡,誰也不能從我手裡把他們奪去。」(《約翰福音》十章27-28節)

上帝,是美利堅的堅固保障,從過去直到未來。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