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小書屋 中大西洋姿彩

剛搬到這個新社區。一日,兒子帶我外出散步,和我一起欣賞品評附近的小屋大屋。我感覺自己就走在童話世界的花園小徑上。

這裡的房子低矮,各有特色,性格迥異。有些在白灰牆鑲上木條,像極了德國黑森林的設計,高低起伏的庭園,紅磚或石砌的進門台階,或是木製寬幅圍牆,又讓人聯想到法國鄉間的樸實古屋。還有些在牆上鑲上石塊,尖頂閣樓老虎窗,叫人好奇屋內正扮演著哪一齣戲呢。

彩色玻璃的廣泛應用,似乎說明了社區對光影幻變,手工慢活的著迷,窗型有圓、方、長形的各種變化。由於這是寒冷的北國,夏天短暫,稍縱即逝,喜好園藝拈花惹草的人,就會為自己的家園妝點樂趣,種上爭奇鬥豔的色彩,似乎在宣告,夏天就在街角!叫路人看了賞心悅目。這是屋主與鄰舍的對話,更為自己儲備漫長冬天所需的靈魂力量。

走著走著,發現一種比餵鳥屋更大的模擬尖頂木屋,像極了飛鳥專用的小木屋,更屬於童話故事裡的舞台道具。孤零零地立在人家的花園前。我被好奇心驅使,想一探究竟,小木屋裡裝著什麼樣的寶藏呢?走近一望,上面刻著「社區免費圖書交換」的字樣。我問兒子:「裡面的書可以免費索取嗎?」他說:「是啊!這個社區可愛的地方,就是有這種交換書籍的小木屋!只要你有讀過、不想保存的書,都可以拿到這裡交換。如果你拿了其中的一本書,下次就要放進去一本。」我心想,有這樣巧思的社區,應當會以誠實為念,也應當有不少的閱讀人口,才有這樣的點子。

我又另外找了一個下午的時間,和先生一起散步去,沿著附近的小道一路走,竟然也見到四個圖書交換小木屋。

回家後,我趁著空閒,整理出幾本不會再讀、卻是精美的書,準備下次散步時,放入小書屋,給喜歡閱讀的人。其中有幾本是兒子成長的記錄,是保留了10多年的精美書籍,有美麗的插圖和高級的紙張,那些多半是在紐約聯合廣場附近居住時經常出沒的舊書店Strand裡掏寶掏到的。

當時兒子小學一、二年級,我們在家教育他,作息是早上上課,吃完午餐後就到附近的公園玩或圖書館泡書。在住處附近的聯合廣場,有兩處我們最喜歡去的地方,一處是Barnes & Nobles連鎖書店的旗艦店,另一處是Strand舊書舖。幾年後,前者因為網購多了,許多連鎖店關了門,但這家還保留著,因有代表性。後者拆了老舊建築外觀,加蓋了新樓層,還裝上電梯,照舊賣奇書、舊書、古董書,現在成了觀光景點。

在我們經常光顧的年代,兒童書被安置在地下室,有幾盞昏黃的燈泡,赤裸地從屋頂垂下。我們像挖寶藏一樣,一本一本地挖,一本一本地讀,挖出來的寶只需原價的一半價格。而這一本就是在當時所掏的寶,插畫是鋼筆與水彩繪製,是作者路易士寫給小朋友的故事,講述《聖經》裡上帝救贖人類的福音,同樣吸引大人小孩。

我心想,拿到這書的人,會不會欣喜若狂?回家後,找個安靜的角落,往高背沙發椅坐下,一頁一頁地翻著、聞著、摸著實體書籍,讓紙張的香氣、鋼筆水彩插畫的細緻,和作者編撰的奇幻時空,一起進入那虛擬的世界,時而嘆息,時而歡笑,時而跺腳,時而拍桌叫好。光是想到這一點,我的心就歡喜,因為施比受更為有福啊!

那樣迷人的世界,那任由想像力馳騁的時空,是屬於書痴的——是書痴與書痴之間共同的默契慣常養成的心性,也只有書痴能夠意會,無法言傳的。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