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滅警察? 美东动态

6月,在西雅圖「國會山自治區 (Capitol Hill Autonomous Zone) 」事件中,以理性及堅定立場終結動亂而聞名的警察局長貝斯特(Carmen Best,上圖) ,在8月10日,市議會以7比1的票數通過削減市警局預算數小時後,宣佈退休。她說「這是一個很艱難的決定,但是,是時候了。」她今年55歲,已在市警局服務28年,是該市首位黑人女警察局長。

新預算將使1.400人的市警局削減100人。貝斯特說這不是錢的問題,「而是對日以繼夜辛勤工作的男女警員的不尊重。」一位市議員則表示,他們原來想刪50%,以把從警局省下來的錢用在提供「住房、藥物濫用、青少年暴力、可負擔健保等更多的服務!」

比起紐約市,西雅圖的削減還只是小意思。6月30日,紐約市議會以32比17,刪了市警局60億預算中的10億,移用於青少年及住房計劃。市議會還取消了警校的新班,確保近期內不會有新警察。市議長張晟說,這只是開始,往後會走得更遠。

這些美其名為「警局重建」的預算刪減,其實是另一個更露骨激進運動「不再資警 (Defund the Police) 」的一部分,其終極目標是「廢除警察 (Abolish the Police) 」。支持者宣稱警察暴力已無藥可救,喬治‧弗洛伊德之死就是明證,唯一可行的辦法就是把警局預算削減到零,自然解體,「省下來的錢可提供市民更多的服務!」

這方案聽來十分理想,加上牽涉金額龐大,各個利益團體都想分一杯羹,近數月來呼聲極高。事實上「國會山自治區」最終的失敗,已證明這想法完全脫離現實,因為一個沒有警察的社區,就是昔日無法無天的野蠻西部。貝斯特雖成功證明了這運動的荒謬,卻也成為這運動的犧牲者。

不只西雅圖及紐約市,這運動還波及巴爾第摩、洛杉磯、費城、舊金山、華府等大城市。明尼亞波利斯市議會也以12比0,決定修改市章程,解散警察局,而以「社區安全及反暴力局」取代。一位議員說,10年後全美都會效法。問題是當警察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罪犯卻進了狂歡樂園。但一批自命「進步」實為激進的非黑人政客,卻以為找到了能使自己更上層樓的選票。

有人說,「不再資警」源自「黑人的命重要」,其實不然。紐約市議會刪警局預算時,反對的17票中,有一位是來自西布朗士的民主黨黑人議員吉布申女士(Vanessa L. Gibson),她在接受《紐約時報》的採訪時說:「如此規模的刪警局預算,只會惡化已深陷槍擊、謀殺的社區。」她已不幸而言中,芝加哥及紐約7、8月份的槍殺案,都比去年同期呈倍數增長。

警察暴力的確有,但比率是多少?警務改革也應當有,但不應因噎廢食。為了追求某些人的政治夢想,或討好某些團體的利益,警察被汚名化,社區更動亂,人命被犧牲,值得嗎?紐澤西最大城紐瓦克市黑人市長巴拉卡 (Ras Baraka) 說得好:「改革有必要,但廢除警察,是資產階級自由派面對深層問題時的一種膝部反射動作。」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