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鈎起的回憶 芝城園地

題記:疫情讓我想起了愛我的邵伯母,還有他們支持的中國兒童村;想起了兒童村的韋強,曾經為了騎自行車而非常努力地學英文字母,如今他得了腦瘤,求主給他當年堅強的毅力。

新冠肺炎持續了數月,加上居家令,每天的日子都是一樣,弄得不知自己處在什麼境況,周遭的朋友也隔絕了,縱然科技可以補足一些不便,但確實不能和之前相比。當我最近看到邵弟兄感染得癒的見証,禱告時不斷鈎起往日的情景,令我很想分享一些往事。

記得年初疫情剛起,邵弟兄的母親被主接返天家,邵伯母是我一到芝加哥就在教會認識的,與家母雖然語言不通,卻自有她們的溝通方法,成為主內的知交。家母返天家後,邵伯母的目標就轉移到了我身上,每次見面總是喧寒問暖,了解事奉的近況,甚至把我拉在一邊,給我一些奉獻。我在大陸服事時她就支持那裡的兒童村事工;我回到美國,就支持本地的《號角》事工,甚至另加一份要我去掃墓時買花給母親,這些點點滴滴都留在心中。邵伯母返天家時,卻因疫情之故連探病、安息禮拜都不能參加,真是耿耿於懷。但願她在天家與邵伯伯和母親相聚時,再沒有語言的隔閡,一同讚美主!

邵弟兄是教會的執事,前宣教部的主席,我在教會有不少與他相交分享的時刻。當年我要去兒童村服事之前,他建議我買一輛電動、腳踏兩用的電瓶車,其實我也不知什麼是電瓶車,大概是一部可以充電、腳踏,不是摩托車的兩用自行車。他在國內見過,覺得很適合我用,出去辦事、做運動都很方便,因此我就帶著他那份心意去了兒童村。

到了那裡,發覺我的騎車技術不是很好,加上都是山區小路,單行馬路卻雙向行車,讓我真的沒勇氣在馬路上踏自行車。意外地發現兒童村的孩子有不少來自山區,從未騎過自行車,若能給他們一個學習的機會也是一件好事,於是念頭一轉,就用那筆錢去買了幾部一般的自行車,有大中小尺碼,還給自行車取名為小強、小明及Fun Fun……由於孩子多,不可能同時使用,所以設計了要通過英語測試的方法來把關排隊,於是一下子英語聲遍起,各自修法,然後去董阿姨那裡測試,過關後方可登記使用。頭一天啟用時,很多小朋友太興奮了,從未騎過自行車的,用他們農村的學習方法,以一枝長竹作平衡來練習,騎得七歪八倒,可笑的樣子很可愛,看他們玩得如此積極、認真、開心,我更是高興!

其中有一位小朋友叫韋強,才上一或二年級,他非常渴望能學自行車,但他的英語過不了關,其實他的測試要求是只要會26個字母而已,他苦苦要求免試,但不成功,只好認真學習,他的小家的愛心家長也為他打氣,教他唱字母歌,可是會唱不等於認得,所以又用方塊格本子苦練。本來學習能力不是很高的他,為了要騎自行車,真的付上代價,終於認得了每一個字母,測試過關了!如今他已是初中畢業生了,可是他踏上自行車的那一刻的喜悅表情,還留在我印象中。最近我收到消息,韋強腦部患有腫瘤,已經做了手術,我很是惦記,求主給他堅強的毅力,與以往學自行車一樣,堅強地與癌症共舞,勝過病魔!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