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皮帶:從管教兒子的工具,到年老的保護繩 / 或皮帶之愛:父子情深的見證 家庭

在整理父親遺物時,大妹好奇為什麼爸爸會有這麼多皮帶?我解釋:「其實每條顏色略有不同。我想讓爸爸天天都換不一樣的皮帶。」妹妹們似乎並不十分滿意這答案。

這種大號無孔皮帶方便調節鬆緊,十分方便,又輕又寬。陪伴爸爸散步時,我通常從後抓住他褲頭上的皮帶,免得他失足。在他行動不便的最後幾星期,我也是用這皮帶來幫助他移動。

小妹恍然大悟:「原來照顧老人家還有這麼多學問!」

被爸爸用皮帶修理

我們在整理和折疊準備送出的老爸的衣物。小妹突然問:「你有沒有被爸爸用皮帶修理過?」

大妹搶着回答:「有!我記得你經常被爸爸狠打。」父親不算傳統嚴父,深知不該將怒氣發洩在子女身上。然而我是調皮搗蛋兒子,屢屢考驗他的耐性。

我尷尬地笑着警告大妹:「別提那些陳年舊事。至少我被修理從來不是因為自己的功課或成績!如果沒記錯,我挨打往往與你們有關……」

爸爸是小教會的傳道人,爸媽倆幾乎每晚都會出去探訪信徒,或是帶領聚會。我自然要包攬家中事務,也包括照顧兩個妹妹的學習。

若不提起,我還是第一次回憶這段日子:「你們兩個總是爭吵不休,我要充當調解人,而你們不認真讀書。但等爸媽回家,你們就告狀,接着就是我被修理。」

我仍記得皮帶落在身上的疼痛,以及父親臉上失望和憤怒交織的表情:「你是老大,你有責任照顧妹妹!」

我自誇:「你們兩個有今天的成就,是我為你們奠定了良好的讀書習慣,是我受責打換來的,你們要心存感激!」

新的育兒法

然而我清楚記得,在我16歲生日那天,爸爸說送我生日禮物。他說:「從今天開始,我不再用皮帶來管教你了!你給我跪下,我也跟你一起跪,我們一起禱告,直到你承認錯誤,祈求上帝的寬恕,我也原諒你,你才能起來!」這生日禮物實在匪夷所思。

記得第一次接受這個懲罰,下午跪到深夜,沒有晚餐,媽媽也勸不動父親。父子跪在床的兩邊,他不停禱告,直到將近半夜,我才崩潰投降。

對於一個叛逆青少年、牧師的兒子來說,這樣的懲罰實在比皮帶更加嚴厲。

隨着時間的流逝,我逐漸理解父親的良苦用心,更是能感受到父愛始終如一。

當我自己為人父時,發誓絕不會像父親那樣用皮帶或棍棒來管教孩子。我深刻地意識到,身體懲罰可能會在孩子心中留下揮之不去的傷痕。我選擇用愛和耐心來教導孩子,與他們交流,聆聽他們的想法,並身體力行做出表率。當孩子犯錯時,我會耐心解釋錯誤原因,引導他們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法。

我的四個孩子中,兩個在青春期確實讓我幾番動怒;但至少我沒用體罰。我深知不該對兒女發火,只有一次扇了女兒一巴掌,事後我深感懊悔並立即道歉。那次事件讓原本緊張的父女關係倒退了幾年。

今天,皮帶有了全新的意義,曾經的刑具變成父子之間表達愛的工具。

《以弗所書》六章4節:「你們作父親的,不要惹兒女的氣,只要照着主的教訓和警戒養育他們。」雖然《聖經》也提到體罰,但更重要的是用愛心為基礎,以恩典的方式來實施,最終目標是幫助兒女一生敬畏上帝。

父親的皮帶|李道宏
如果您『阿們』《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