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線: (耶穌論語) 帝力於我何其苦

2014年3月
文/姚錦燊

1這是一篇歷史文化反思,模擬漢代人若是聽聞福音將會怎樣回應:那時佛教未成主流,中國文化未有後世之發展,而基督教新約《聖經》尚未結集,人們只能看到一本載錄耶穌談話之《耶穌論語》,認識最樸實的福音……

我民務農,尚愛和平,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管他君侯與將相,帝力於我何有哉!

傳說中遠古神農時代是個小國寡民,所嚮慕的理想社會從來不是大君王、大朝代,《商君書‧畫策篇》:「神農之世,男耕而食,婦織而衣,刑政不用而治,甲兵不起而王;神農既沒,以強勝弱,以眾暴寡……內行刀鋸,外用甲兵……」

當時社會不施刑法,沒有戰事,可是自神農死後,戰爭便成為常態。唐、虞、夏、商,到周武王滅商時,據說得到800個部落擁護,傷亡不多便得了國,《易經》說他「順乎天而應乎人」,這時相當於希伯來民族的大衛王時代。

可是,八百多年後周室衰微,便有170多個邦國興起,大吃小,強凌弱,單以楚國便吞併了40個小邦。孟子時,只剩下十來個較大的邦國,直至一日周封疆土全部作廢,所有土地只歸一人,他便是秦朝始皇(元前221)!

這數百年戰爭愈來愈殘酷,春秋時代(元前770-476)軍旅少,戰鬥不出一日,將領交戰且須符合周封室的道德標準,但到戰國(元前475-222)時期,人們只求目的,不擇手段。你死我活,互不兼容。有時一邦動員50萬兵力乃是常事,十來歲男孩全被征召入伍。撕殺之慘烈,對待戰俘之殘酷使人寒慄:有用困城餓死全民的,有將全城付諸一炬的……千萬百姓的家室賠上了,只讓幾名霸主那份無限權慾發揮殆盡。他們要擴增疆土,兼併版圖,古之所謂天子愛民實是愚民,帝力於我何其苦!

閱讀《耶穌論語》第2頁,卻知原來神子耶穌才是值得萬民俯仰的萬王之王。耶穌出來傳道並且受洗,魔鬼領祂登上高山要試探祂,把天下萬國的榮華向祂展示,說:「這一切權柄榮華我都要給你,因為這原是交付我的,我願意給誰就給誰,你若在我面前下拜,這都要歸你!」原來,天下萬國乃指大地西陲跨越歐、亞、非三洲的大秦國,即羅馬帝國,面積相等於我漢王朝之疆土。魔鬼願意將天下王權和土地賜給人,求人來「拜」他,但耶穌從來不跪拜魔鬼!

這段記載發人深省。邦國與邦國的鬥爭,朝代與朝代的奪併,卻原來都是世人與魔鬼的交心,說甚麼「順乎天命」,只是人為了一己權慾被魔鬼利用而已。

神子耶穌斥退魔鬼:「撒但,退去吧,因為經上記著說:『當拜主你的上帝,單要事奉祂。』」耶穌指出一條當行之路,便是只跪拜上帝,不跪拜魔鬼。我民歷世卻不像希伯來民族那樣盡心、盡性、盡力事奉獨一真神,而是任由代代君王夢求強國厲兵,愚不可及,但願福音開啟我民茅塞。(按:《耶穌論語》可於角聲直銷書店購閱。)

其他生命線文章

(福音恩言) 在前在後
(靈界揭秘) 鬼附的第一個特徵
(耶穌論語) 帝力於我何其苦

2014年3月內容

專題耳聽八方營商有道通識教育天倫樂親子樂兒童天地生命線免費活動消息智慧之窗健康寶庫世界遊蹤香港角聲與你勵志影視繽紛世界基督教服務愛心匯點生命的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