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商有道:(在商言商)從商歷程:成長篇

2013年1月
文/蔡志輝

bus01高中時我有三大志願:當警察、教師和宣教士。常有人問我如何創業,又如何當上老闆,當我將過去媚媚道來時,總有人會感到驚訝,想不到一個公屋窮小子,竟可當上老闆來。先天的優勢和後天的條件都不足的我,又怎能當起老闆來?

家無四電 屋村街童

我在公共屋村成長,兒時居住的「藍田村第三座」早被拆卸,但兒時的生活片段,還是歷歷在目。每天放學後,沒有補習班或課外活動,我只有跟著村內的街童四處遊樂,到士多買冰條、可樂和薯片;身無分文時,便會跑到屋村茶樓或茶餐廳拿取一杯清茶解喝,伙計們都不管我們這些小孩的,跑得累了晚來便回家去。我求學時沒有創業大計,但回想過來,我也曾想經營士多、屋村茶樓或茶餐廳。我誤以為當了士多老闆,便能隨意吃士多內的零食;當了茶樓或茶餐廳老闆,吃任何的套餐都不用付錢,凍飲也不用加兩元。

我童年時普遍的社會環境並不富裕,但電視機、雪櫃和洗衣機等家電也是普及的。小學時,每家每戶也開始安裝冷氣機,但我卻得待至初中,家中才有二手的電視機。直至高中後,家裡才齊備這四大電器。

潮濕春季 悶熱難耐

香港的春天濕熱,兒時家裡和公共走廊的牆壁及水管表面,都沾滿水珠,環境令人難受。那時鄰居們都已安裝冷氣機,每個晚上他們都關上門窗,只有我們一家開著門窗,好讓空氣流通一點,以減輕悶熱的感覺。可是,由於大部分的鄰居都關上門窗,空氣根本不能流通,加上他們的冷氣機背部向外排出大量熱力,傳到我家,令我家氣溫上升,猶如火爐燒烘著似的。我們只能開動兩部殘舊的電風扇,呆望著牆上的霉菌和水珠。

炎炎夏日 淚含熱吃

每逢夏天,有一位賣豆腐花的伯伯,都會擔著重重的擔挑,走遍公屋的每一層樓售賣「豆腐花」,我們總會拿著自己的碗碟去盛載。有一次,我捧著熱呼呼的豆腐花在吃,鄰家的孩子好奇地問我:「天氣那麼熱,你為何不先把它放進雪櫃,待一小時後再吃,不是更美味嗎?」那一刻我幾乎想哭出來,但最後我還是把眼淚吞下,裝作滿不在乎地回答:「熱豆腐花才好吃!」其實,我也想吃冰凍的豆腐花。

秋風四起 血痕累累

秋天時,由於我家沒有洗衣機,無論內衣、校服或牛仔褲,都要自己親手洗滌。拿著一個洗衫毛刷,放些白貓牌洗衣粉,不斷地用力洗刷,以刷掉衣服上的污漬,然後要使盡全力拿起掛滿濕碌碌衣服的長竹竿,插到窗外的「三支香」插筒內,動作像玩撐竿跳似的。在乾燥的秋季裡,兩手皮膚十分乾燥,血痕累累,痛不欲生。

天寒地凍 雪花電視

冬天天氣異常寒冷,我常跑到屋村互助委員辦事處,跟年紀老邁的街坊們一起看電視。邊看著那滿佈雪花的電視螢幕,邊聽著此起彼落的吐痰聲,很冷、很臭、很髒!但為了上學時能跟同學有共同的話題,加上不想讓同學知道自己家裡沒有電視,所以也只能硬著頭皮,陪伴這群老頭兒看雪花電視。

我常跟朋友打趣說:「幸好童年時沒有電視機,我才不會患上近視;沒有雪櫃,我便不用吃生冷食物;沒有洗衣機,練得肌肉結實;沒有冷氣機,呼吸系統更強壯!」但實際上,我卻常有一想法:如果我爸爸是一個大老闆便好了,我的物質生活必能給大大改善,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我的爸爸也曾創業,也確曾當過老闆。

其他營商有道文章

(在商言商) 從商歷程:成長篇
(職場解決) 指路明燈
人生小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