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路 弗州園地

看見這棵樹時,樹冠被從中央宰割,為要讓路給電線。雖然樣子不自然,但它不是一樣很茂盛嗎?它還是可以在規範的空間裡自由地生長。其實很多樹木的主人,在估計枝子掉下來會損壞房屋時,也是會去鋸掉的,而樹木仍然繼續生長。若是果樹,枝葉被剪更是常事兒,為要讓果子長得更多更壯。

我們在疫境中,也要被迫犧牲一點自由,禁足在家,以減少病毒人傳人,降低自己、親朋及至每一個身旁的人感染病毒的機會。我看過一段視頻,有人反對疫中禁足,認為這干預了他們的人身權利,令前輩打回來的自由喪失了!什麼是自由?當我打「自由」這個詞時,卻打成了「自己」。

是的,很多人把自由等同於自己——自我中心、自私自利,不理他人死活,自己想怎樣就怎樣。有人把這形容為「我開心就好世代(The "It's ALL About Me" Generation)」,只想到禁足失了自由,卻沒想到不戴口罩、不保持社交距離,最終會讓病毒傳得更廣更快。美國疫情初起時正逢傳統的春假,成千上萬的人跑到弗州海灘。有一名青年受訪時表示:「如果要發生什麼事,就讓它發生好了。會得新冠肺炎就得吧,這無法阻止我派對!」

事實上,如果染了病,才真的沒有自由了!若把病毒帶給身體虛弱的家人,難道不會遺憾終生嗎?自由是好的,只是不可將自由當作放縱的機會,總要用愛心互相服侍。醫護人員已經疲於奔命,再加上不合作行為,豈不加重醫護人員的負擔,於心何忍?高喊要自由的人,有沒有想過醫護人員的自由?

感謝醫護人員及其他必要行業者無私地服務大家,我們也應無私地合作,在家禁足,不加重他們的擔子;即使不為他們打氣,也不要使他們洩氣。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