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汪失蹤了 家庭

我們家的汪汪常喜歡在屋外走動,與過路的人打招呼,直至晚上才回家。有好幾次牠晚上沒回家,第二天才在門前出現,我們都採取容忍放縱的態度。終於有一天,汪汪失蹤了!

汪汪終於沒回家

事情發生在我和先生出城度假之時,回程前兩天打電話回家,妹妹告訢我們:「汪汪昨晚沒有回家。」我們不以為意,因為已習慣了汪汪的任性。然而兩天後回到家中,還沒有汪汪的蹤影,大家開始焦急了。我們拿著汪汪的照片,挨家挨戶地去問,鄰居都認識汪汪,答應幫忙留意。我們還在附近燈柱張貼「尋貓啟示」,並懸紅500元,但石沉大海,毫無音訊。

當我把汪汪失蹤的消息告訴主日學的小孩子,他們都哭起來了!大家一起為汪汪的回家禱告。汪汪失蹤的時間是11月初,經過三個多星期,天氣一直寒泠,其間下了一場大雪;我越來越擔心牠的安危,想象著可能發生的各種結果——餓死、冷死、被狗咬死,或被車輾死,越想越可怕。我的禱告由一開始的請求天父把汪汪領回來,後來變成求天父為汪汪找一個愛牠、願意收容牠的家,只要汪汪得著好的照顧,我便心滿意足了。然而,神的安排是出人意表的。

妹妹愛汪汪心切

汪汪失蹤了大約10天之後,住在曼哈頓區的妹妹拿著汪汪的照片,走進該區的ASPCA(防止虐畜會),打探尋找失貓的信息。該處人員告訴她:若動物沒有Micro Chip(微芯片),是很難辨認的。通常在皇后區的動物收容所只讓迷失的寵物居留48小時,沒有人認領時便轉送到布碌崙的動物收容所總部。

妹妹愛汪汪心切,竟然坐地鐵到布碌崙區的動物收容所,把汪汪的照片和我的電話登在該處的失貓資料上。兩個星期後的一個黃昏,外面下著毛毛雨,我剛回到家,電話鈴響了,對方是布碌崙動物收容所的員工,說,「有一只橘色的貓從皇后區收容所送來的,要不要在八時前來看看,不然明天或會人道毀滅。」我和先生立刻駕車到陌生的布碌崙,去辨認他們口中的橘色貓咪,儘管希望渺茫。終於我們在收客所關門前抵達,員工領我們進入排滿鐵籠的房間,指著最後的一個籠子向我們示意。我走上前蹲下來,看著籠裡一只蜷縮成一團的瘦小貓咪,我伸手把牠抱出來,看到牠的胸口、腹部和尾色都有白色的毛,那是汪汪的特徵。當我叫牠的名字時,牠立刻用沙啞的聲音回應我,終於,汪汪回家了。

曲折離奇的故事

汪汪是如何被送到布碌尋回也是一個曲折離奇的故事,我必須要交代一下。在接汪汪離開布碌崙動物收容所回家之前,我做了兩件事。第一是立刻要求為汪汪頸背置入微芯片,預防將來再迷失時的識辨;第二是取得在皇后區找到汪汪和送到收容所的人士的電話資料。汪汪被尋回的消息很快被傳出,鄰居們紛紛上門道賀,小朋友更加雀躍,因他們是汪汪的粉絲。事後,我在教會為汪汪舉行了感恩見證會,最開心的是主日學的小孩子,他們深深相信天父是垂聽禱告的神。

汪汪回到家中足足睡了48小時,第三天我和先生帶著裝在籠子裡的汪汪到離我們住所大約五里的一個家庭。當我們進到屋內,看見一對年輕夫婦和一個大約三歲的活潑女孩。小女孩見到汪汪時雀躍得尖叫,以為汪汪要重回她的家。事情原來是這樣的:這對夫婦的一個親戚住在附近,她注意到最近在一個猶太人會堂的院子,野貓群中多了一只新來的貓(就是汪汪),她覺察到這只貓很友善,主動地親近她,於是,她把汪汪抱到這對年輕夫婦家,因為他們是愛貓人士。當這個家庭收養了汪汪,他們原來飼養的小貓十分生氣,躲到床底抗議,而汪汪則與新主人一同坐在大廳的沙發看電視,與小女孩玩耍——我的汪汪就那麼地討人喜愛!新的主人不忍心原來的小貓受委屈,最後還是決定把汪汪送到皇后區動物收容所。

失而復得的寶貝

雖然我找出了汪汪為何落在布碌崙收容所的原因,但汪汪是怎樣離開家,跨過長島公路,走到30多條街外的住宅區,淪為猶太會堂院子的流浪貓,應該是一個永遠也解不開的謎。於是,我對回家後的汪汪說:「我給你自由意志,你可以選擇不回家,但家門是永遠開著等你,你自己決定吧!」牠眨眨眼睛,不知道是否領悟,但我們更加珍愛牠——這失而復得的寶貝。我們因此更深地體會《聖經》的「浪子回頭」的故事裡父親的心情,祂是何等地疼惜那「死而復活、失而又得」(《路加福音》十五章24節)的兒子。這也就是天父的愛、天父的心!盼望所有還沒有認識耶穌、回到天父的家的浪子們,都早早地歸家吧!@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