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西洋姿采: 滿山滿谷的金秋

2016年12月
迎風

1車子在100號公路往北的方向行駛。返家途中,瞥見前方夕陽餘暉,淡淡的藍天點綴橘色浮雲,遠山層層疊疊的秋色,不急不緩地進入眼簾。圖畫中,山一重又一重,路一彎又一彎,只能用「應接不暇」來描述心情:神的創造太美了!這樣的敬拜只有創造主才配得!

送走了晚霞,夜幕終於低垂了。下班的車潮堵在鄉間小鎮的十字路口,每輛車都像趕著回家吃晚飯似的。我的車排在「老三」的位置,等待紅燈轉綠燈。綠燈亮了,尾隨前面的「老大」、「老二」徐徐前進,突然間在老三的左邊竟出現一輛左轉的車頭,接著一聲巨響。當然老三的車主嚇了一跳,但立刻往右打方向盤,沒被不速客迎面撞著,只從左前方擦撞,好像從捕鳥人手中逃掉的小鳥,又像極了漏網之魚,逃脫了。車子仍然可以行駛,停到路邊,等警察來處理交通事故。

我沒有下車,因車上還有個小乘客──我四歲的凱孫。從警察的交通事故報告得知,對方是84歲的老太太,車齡也不小,有15歲了。所幸老太太人沒事,但車子全毀。我車子的前面保險槓稍微脫開罷了,感謝主凱孫沒嚇到,仍然穩穩地坐在嬰孩座上,我也沒事。為什麼她老人家在不該左轉的時候左轉?這永遠是個謎。最重要的,是經歷了聖靈即時的幫助,將方向盤向右轉,避開直接的撞擊,否則雙方的傷害程度絕不止此。

凱孫的成長也是非人手能成就的。主說:不要怕,是我。當你需要勇氣時,我是你的勇氣。當你需要能力時,我是你的能力。當你需要忍耐時,我是你的忍耐。當你需要寬恕時,我是你的寬恕。不用多想為什麼?只要信、不要怕。

今天凱孫自己排完拼圖後,又倒出來,再排一次。每次排完就肯定自己的成果:Yes! I did it ! 回想當初早療老師把著他的胖嘟嘟小手,按下第一片拼圖時,老師專業、敬業的態度,仍銘記於心。當時真不敢奢想,有一天凱孫可以以如此健康的心態,獨立完成有一定難度的拼圖。

四年前的某一天,我在產房和凱孫見面,他一出生就被宣判基因突變,終生殘障。他的早療老師們不像醫生那麼悲觀,他的父母家人相信上帝給的都是寶貝。雖然感覺他的統合能力有問題,但我們都認為沒有關係,慢慢來,今天不會,靠分解動作,反覆練習,明天可能就會了。他給我上了一生受用不盡的一課──慢活。

以前「趕快!趕快!」的人生,只是完成任務罷了,還沒有享受過程。現在我們一起享受學習的樂趣。外婆愛孫不怕問題,只怕沒有力量繼續走下去。此刻唯有緊緊抓住主的應許──日子如何,力量也必如何。在似乎沒有希望時,憑一點點對造化之主的信心,堅持到底地陪伴凱孫練習治療的動作,一直到凱孫神經的末稍被喚醒、被連接,生來容易向外傾斜的盤骨被控制,向中間靠攏;訓練雙手不怕觸摸地面,雙膝用力支撐危危顫顫的身體,從像蜘蛛爬行的姿勢到頂天立地、健步如飛。本來以為什麼都不會,現在又會哭、又會笑、又會講話、又會撒嬌,那份歡喜,不是一般的歡喜。

現在陪同凱孫上游泳課,成了我們共同的享受。退休的日子最多的是時間,上課前一小時,祖孫倆已到游泳學校,先逛逛觀賞校門口擺飾,隨手拿出手機照一張,再到更衣室。慢慢上厠所後,再穿游泳尿布。換好游泳衣褲,披上大毛巾,到等候室看一下書。當游泳老師叫凱孫的名字,他一蹦一跳,牽著老師的手去上課。隔著大玻璃看到凱孫喜歡玩水,聽從老師的指導,和別的小朋友同進退,外婆好像看到滿山滿谷的金秋,主啊!豐富得勝的主!我讚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