繽紛世界: (影視劇場) 紳士的燕尾服

2016年12月
芳子

1都市情感電視劇《致青春》,根據辛夷塢的同名小說改編。劇中有這樣一幕:

男主角陳孝正,侃侃而談客廳中盛放的黑玫瑰:「它的花名叫『紳士的燕尾服』;其實它另一個名字是『向內心的黑暗投降』。每個人的內心都有自己的黑暗面,不管你承不承認,它就在那兒;就像一頭在內心深處的野獸,不甘心被困在籠子裡……」

這段獨白般的陳述的確為實,所以人生無時不面臨抉擇,也無刻不經歷爭戰,但若以此為由而將這野獸打扮得名正言順,甚至冠冕堂皇得如同紳士的燕尾服,到頭來則難免被其駕馭,淪為這黑暗的奴隸──所謂現實的殘酷,豈非在不知不覺之間,一點一滴地誘使良知低頭,最終將人自己曾經承諾的價值泯沒?

陳孝正的人生軌跡正是如此。他的第一次選擇,是從華東建築大學畢業後的去向。當時,鄭薇(女主角)歡天喜地,嚮往著一起進入心儀的建築公司,締造新生活;陳孝正卻已背著她暗自做出了一個人的決定:接受同學,也是副校長之女曾毓的留學名額,理由是「我習慣了貧賤,但是沒有辦法讓我喜歡的女孩子和我一起守貧賤;我不允許自己一無所有地愛你。」

這或許不完全是藉口,他是愛鄭薇,就像月亮貪戀太陽的光芒。他出身寒微,心存自卑,陰鬱沉默;高遠的人生目標,又讓他自負,特立獨行。鄭薇,好像是另一個世界,陽光、自信、坦蕩、純情,無拘無束,敢作敢為。所以當他揮淚拆毀自己搭建的模型──他與鄭薇的樂園時,心裡的確絕望;當他在海洋館想方設法讓鄭薇一償夙願──與海豚親密接觸,眼裡真是徬徨。

假如,不是有人頂替了他進公司的名額,他是否就不會背叛初戀?不然。沒有頂替,會有其他試煉,在最終走到一起之前,有無窮多的魚與熊掌之選,而陳孝正的價值座標是:早晚有一天你會明白,一個人首先要愛他自己!他給予「自己」的愛,就是讓「一生只能建造一次的樓房,必須精確無比,不能有一厘米的差池」;而這棟樓房裡最先要住進去的房客,應該是成就、地位和財富。

數年後,學成歸來,他再遇鄭薇。即使每天下班後,都要到她宿舍旁的十字路口佇立,彷彿只有看著她窗口的燈光,才能感受活著的意義,才能確信往事並非幻夢,他卻仍然選擇以更複雜的步驟,繼續建築自己的樓房:藉曾毓空降為總裁助理;靠「在適當的時候,把黑暗面向該展現的人展現」的手段,除掉對手,成為最年輕項目經理;最後聯手國外產業收購曾母公司,一舉擺脫曾毓的掣肘。

「在這個社會裡,只有我們有了利益,有了權力,才能更有發言權,做自己想做的事,不然一輩子都要面對不公平的對待。」在這樣的地基上,他的人生大廈建成了;然而站在盛開著稀有黑玫瑰的客廳,踩在全市大小建築的頭頂上,作為人生贏家的他,反而困惑了:陳孝正,你夢寐以求的,握在手裡的一切一切,真的就是你想要的嗎?這倒實實在在地印證了托爾斯泰所預言的真相:「在富有、權力、榮譽和獨佔的愛當中去探求幸福,不但不會得到幸福,而且還一定會失去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