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沒有」不能被觀察

2016年12月
策劃和撰稿:李柏基、黃小石、李汪洵、朔方、勞伯祥

聆聽粵語

聆聽國語

 

1證明一件事物存在,比證明一件事物不存在,要容易得多!我們能有效地證明電子存在,是因為電子有它的特性,若存在便會產生相關現象,而這些現象可以觀察,所以可以實證。

◎「無」,無從實證

上帝存在嗎?許多人認為,現代科學早已證實上帝不存在了。然而,要證明沒有上帝,談何容易!

我們可以先從實證的角度來思考,但在自然界中實際觀察上帝是否存在,極其困難:因為我們連應當觀察什麼,才是「觀察上帝」也不清楚!若我們即使連實證「上帝存在」的觀察都不能同意,那當「觀察」到什麼,才可實證上帝不存在呢?

有人從自然界「看見」創造者的偉大,但其所見當然不是創造者的本體(自然界的萬物都是被造的,所以上帝不在自然界裡,祂與自然界的萬物是截然不同的);所以也有人說,從自然界看不到上帝。雖然兩者意見相左,但都不能「看到」沒有上帝,卻是毫無疑問的。

在浩瀚的自然界中,「無」本來就無從實證,要證明一位非物質、非自然的上帝不存在,自然難上加難。

◎「無神」立場難立

鼎鼎有名的哲學大師羅素(Bertrand Arthur William Russell,圖右),雖然人們多以他是「無神論」者,但在1948年,他與牧師Frederick Copleston(圖左)辯論上帝存不存在時,開宗明義地說明他的立場是「不可知論」,而非「無神論」,因為這位數學家知道「無神」的立場不容易站立得住。羅素基本的立論,是希望用間接的方法推論沒有上帝。

上帝若存在,理論上是有希望實證的,但因為沒有可接納的客觀現象得以連於神(上帝)的存在,所以也不能算直接觀察上帝。相信有上帝存在,一部分基於「實證」,同時也基於推理(比方自然律的奇妙和智慧等等)。

雖然不能直接觀察到上帝,卻不能成為「沒有上帝」的理由:整個宏觀世界(日月星辰、花草樹木)都是由微觀世界基本粒子組成(原子、分子);雖然基本粒子不能直接觀察,我們還是有理由相信它們存在。

◎伊壁鳩魯悖論

認為無神的人,通常會不自覺地運用證明「費馬定理」的方法,證明沒有上帝:說上帝是愛,全善、全能,但人間又有許多的不公平、痛苦、殘缺;全能的神若存在,怎麼會允許有這些苦難呢?所以「全能全善全愛」的上帝便不存在了。這種說法起源甚早,是所謂的「伊壁鳩魯悖論」,這也正是羅素的問題。

然而,這個悖論不同於數學證明,其推理所存在的問題也顯而易見:我們以為苦難是邪惡的,上帝讓人受苦是因為祂不愛我們(故不是全善全愛的),或因為祂也愛莫能助(故不是全能的),但在有上帝、也有永恆的前提下,僅僅以今生的遭遇來衡量上帝的愛是不恰當的。

打個比方:小孩子不懂,為什麼媽媽要帶他去打預防針(暫時受苦),因為他還不懂得從一生的經歷來理解,並不是媽媽那時不能免去他的痛苦,更不是媽媽不愛他。注射預防針的道理,不是小孩子可以了解的。

論到災禍,上帝曾藉先知以賽亞說:「我造光,又造暗;我施平安,又降災禍。」災禍既然可以是上帝刻意的作為,其存在就不證明沒有上帝,也不證明上帝沒有能力阻止災禍發生,因為祂可以是某些災禍的來源;這樣刻意的災禍,必然是有意義的,我們現在不能明白,不代表將來不能知道。

所以,無神論既不能用實證方法證實,也難以用推理方法肯定,相信無神是需要極大的信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