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之窗: (食在紐約) 一蘭拉麵

2016年11月
老饞

1風行日本和香港的一蘭拉麵,今天在紐約開張了,老饞本著忠於華人移民社區的心情,也跟風去到布碌崙的威廉斯堡區。從地鐵站出來,迎面是工廠、卡車修車廠和倉庫,最搶眼的是都市壁畫和反川普的競選海報,十足反映了千禧年一代尋求社會正義、族群融合的渴望。當然曼哈頓高不可攀的租金,更是逼著城市單身一族,流浪到此。

就在我忙著跟谷歌地圖時,麵店外的長龍進入眼簾。我第一個反應是,社交網站的威力真強大!一碗$19的拉麵,真有這麼大的魅力?幾位穿著套裝的工作人員,在兩排的長龍當中安撫我們,並派出餐牌和像問卷調查的訂單。這裡只有一種口味的湯底,但可選濃淡、油膩度、加不加蔥蒜辣、麵的勁度等。據日本人說,如果一生只有一次吃拉麵的機會,就選一蘭!等啊等,一個半小時過去。人稱紐約為「扭腰」,一點不假,再不進去,我可要成「扭腰客」了!

2等了這麼久,不甘心放棄,就在進退兩難時,一位侍應生問我,如果不坐竹簾卡座,馬上可進場。原來卡座很暢銷,讓客人「閉關自守」地吃麵,不用理會簾外的喧囂擾攘。我自嘲地說,自閉拉麵可以省了,只要馬上坐下即可。我在飯廳裡和二、三十人一起吃麵,那裝潢對台灣長大的人是很熟悉的,黏上塑膠甲板的桌面,加上塑膠面的鋼圓凳,上世紀七十年代的裝潢,讓我懷念小時候的台灣小麵店。

我的「問卷單」早已填好,立即交給侍應生,清一色美國年輕人的服務生,也講幾句日文,真是有趣。不大的麵店,竟然有二、三十位服務人員,難怪一碗麵要價這樣高了。三分鐘後,拉麵上抬了,份量小,能餵飽女孩子,但以男孩子的胃量,就要外加3.9元的麵了。湯頭香濃無話可說,麵也有麥香和彈性,附上的冰水,是為了品嚐湯頭和麵勁度的特別安排,要喝熱水則要另外指定呢。
等了幾乎兩個小時,吃一碗十分鐘的拉麵,買單時真有點肉痛!我在心裡嘆息,日本人憑著廣告行銷、待客之道、環境衛生和美藝取勝,中國人難道做不到?中國人的麵只賣五、六元,一樣有彈性,湯頭只要熬久和有秘笈,一樣香濃。中華底蘊深厚,物種繁多,如果能懂得團結力量大,加上行銷、包裝、溫文有禮,絕對不輸一碗日本拉麵!

天佑中華,若國人發揮團結友愛,懂得施比受更為有福,找到在基督裡的寶貴身分,人生則更有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