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西洋姿采: 瑞士來去

2016年10月
韓江瀾

1來到有世界公園美譽的瑞士,第一印象就是地無三里平,不斷地上坡下坡,私家車不多,公交車、電車、火車都十分方便,但車資不便宜。

在火車站資詢處可買到三天火車票,瑞士隨便逛,要價二百多瑞士法朗,折合美金也要二百多。有趣的是沒有收票員,沒有投幣機,沒有刷卡板,自由上下車,但若被抓住坐霸王車,不只重罰百元,而且公衆出醜,顏面盡失。在瑞士十天長途火車上看到過查票員,沒有見到過坐霸王車的。唯一次我們買錯公車票,下車後回頭詢問司機問題,才發現問題很麻煩;幸好司機不追究,同情我們是遊客,路況不熟吧。

瑞士和美國的人民對穿著都沒那麼多變化,但瑞士人的身裁明顯比美國人健康。美國人胖子太多了。美國地大屋大人也大。瑞士人對吃,講氣氛格調,吃的東西味道一般。我們幾位六十開外亞洲婦人,坐在蘇黎世露天高級咖啡座,喝著有名的熱飲,點一道甜點擺擺樣子,又拿出剛剛午餐沒吃完的漢堡啃,自嘲是台灣病,積習難改,大模大樣吃起來。聽說瑞士人看到長得像中國臉的就像看到$,容忍度不得不加大,還要加拍攝服務,小費也不要期待……

瑞士的國旗是白色十字紅底,和紅十字剛好對調。紅十字會起於瑞士中立國,因避過兩次世界大戰的轟炸摧殘,許多建築民宅都有兩三百年的屋齡,既堅固又美觀。博恩的古街石板路,上上下下彎彎曲曲數里長,行人、腳踏車和電車,來來去去交織不斷,卻不相撞,亂中有序。街兩旁商家林立,連地下室都利用了。愛因斯坦的故居也改成餐廳,必須從大街邊地下室門出入。瑞士的冬天長,可以養花的季節不長,正逢中秋,還可看到家家戶戶窗台上、前門邊、小院裡花團錦簇,看得出精心巧匠設計過。品味吧!文化根底的展現!

政教合一的瑞士,教牧人士政府發薪,人民納宗教稅,有信仰的才納。九年義務教育有宗教課,可以選基督教或天主教。初中畢業後,大多數以學徒身分進入社會各階層實習,再搭配理論課。只有少數資優生上高中、升大學,社會失業率僅百分之三,年輕人就業率極高。

常常看到長壽老人上超市採買日常用品,安步當車,中年人騎單車,清晨的火車站是年輕人的地盤,早早上班上學,早早下班放學,這樣才還有家庭生活。一般商家四或五或六點打烊,要當地公民投票自決。星期日除飛機場和火車站商店仍營業外,一般商家休息。

高崗上的白教堂矗立在碧天白雲下數百年了,人們會因繳納稅金而退出會籍,如此將生命之道制度化的後果,並世俗化的悲哀,像從鐘樓定時敲響的鐘聲,已使許多世人好像沒有感覺了。仰望鐘樓上的時鐘,正是早晨七點,天快大亮了。上帝仍然掌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