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視窗: (時局熱點)民選只是半成品

2016年10月
宗淑

民眾抗議濫殺無辜

民眾抗議濫殺無辜

柏拉圖的預言:民主會迅速被蠱惑人心的政客所控制;為了重建秩序民眾將歡迎獨裁者;而獨裁統治將帶來更多災難……會不會被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認為是影射呢?

◎新造神運動

9月5日,杜特爾特第一次出訪中國、參加G20峰會,就在記者會上令各國政要及媒體大跌眼鏡:居然飆出髒話辱罵美國總統,並且口無遮攔地威脅,如果敢問他對販毒者的法外殺戮一事,他會當著奧巴馬的面把髒話再說一遍。結果,計劃中的美菲會晤被取消。

從心理分析的角度看,對於國際社會特別是美國,關切菲律賓的掃毒行動並引發人權爭議,敏感到如此地步,是否說明內心並不那麼理直氣壯,甚至有點不堪一擊,否則何必這般惱羞成怒?雖然他一向標榜將「謀殺之都」變為「最安全城市」的榮耀,也還是知道「人權觀察(HRW)」給予的「死刑市長」稱號絕非褒獎!

「忘了人權有關的法律吧,要是我真的進了總統府,我會像我當市長時那麼做……」他確實這樣做了。據菲官方統計數字顯示,杜特爾特上任一個月裡,執法人員已殺死300個毒販,另有六萬涉毒人被關押拘禁;至8月10日,已有943人死於警察、民間治安隊和市民自發的緝毒行動中。

這當中最大的問題是法外處決,政府的政策是「非關即殺」,警方的態度是「看到毒蟲就開槍」,而杜特爾特則公開鼓勵民眾當街擊斃毒販,以致許多死者未經正常法律程序即被剝奪了生命。英國廣播公司(BBC)》專訪一位殺死六名毒販的女殺手,是個為了溫飽而受雇於殺手集團的年輕媽媽,每每從警察那裡接受殺人指令。

「只要殺光毒販,毒品問題就消失無蹤」的神話,成為杜特爾特的權力資本,以展現「神」一樣的存在感——有他就不會有毒品;在這光環背後,「法外執法」和「未審先判」導致的警權泛濫、民間私刑和濫用武器,卻正在吞噬著法制和民主。

◎獨裁者人格

「我是不是獨裁者?沒錯,完全正確。」獨裁者,可能是最令杜特爾特心曠神怡的頭銜,那意味著擁有生殺予奪的無上權力,還可以解散國會、強行組建「革命政府」,但他很可能不知道,哈佛大學心理學教授史蒂芬(Steven Pinker)的觀點:「獨裁者這一職位,很可能吸引人類這一物種中較為卑鄙的那批人……」

據人格心理學家的觀察,獨裁者總體上具備六大人格缺陷:施虐傾向、反社會、偏執、過度自戀、精神分裂、人格分裂。杜特爾特主導的掃毒風暴,是否一種掛羊頭賣狗肉的施虐,或許需待心理學家評估,但他對同一事件的多種出爾反爾,的確顯示出某種可疑的分裂跡象:

在辱罵事件上,他先聲明辯稱,自己的「評論」給人留下人身攻擊的印象,但他從未咒罵過,是媒體斷章取義地曲解;後又說雖然爆了粗口,但並非針對奧巴馬,所用的語彙是人們的一種常見表達;到了對菲軍警發表談話時,則說美國就反毒行動的指手畫腳「正是我爆粗口罵他的原因」、「我故意不參加和美國總統的雙邊會談,我真的略過那項會談」,而這都是「美國國務院那些瘋子的錯」。

另外,關於南部民答那峨島(Mindanao)駐軍問題,他9月12日發表的演說內容是:「美軍特種部隊必須離開,那裡有很多白人」;「我不想跟美國決裂,但他們必須走」;島上恐怖分子活躍,美軍可能成為攻擊或綁架目標。一週後的9月20日,在對菲律賓第10步兵師發表的講話中,他一改口風:我從未說過要讓美國人現在就離開菲律賓,因為不管怎樣,我們在南海問題上需要他們,以菲律賓目前的裝備和實力,無法與中國進行軍事對抗……

作為美國的締約盟友,菲律賓對美國重返亞太戰略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與作用。杜特爾特或許以為,在國際場合肆無忌憚,說不定能搏得更大空間,甚至迫使美國開出更好條件;而對菲律賓人民,只要不忘打出民粹牌,諸如「我不是美國的粉絲,在考慮別人之前,菲律賓人必須優先」、菲律賓有權遵循不受他人干預的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沒有義務取悅任何一個人之類,就可不失「英雄」本色吧……

菲律賓人民,應該還沒有忘記那個以腐敗、謀殺、酷刑和綁架為統治特徵的前總統馬科斯;8月,杜特爾特決定,將馬科斯遺體安葬在馬尼拉國家英雄墓地,給予「英雄式葬禮」……

民主,絕非一選了之。在需要民意支持才能獲得權利時,野心家永遠不惜努力利用它;一旦獲得權力,就將之淪為權力工具和人質,輕易地挾持民眾去做違背意願的事,所以民選只是半成品;對掌控了國家權力的民選代表實行有效監督,才是避免民主制度下產生獨裁者的更重大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