繽紛世界: (藝廊) 台灣的美術教育深耕者 石川欽一郎

2015年10月
文/理泰
(資料來源:顏娟英所著《水彩・紫瀾,石川欽一郎》)

1這一兩年,到台灣遊覽的北美華裔青年顯著增加,叫我感到無限好奇。今秋為母親賀壽,又回到故鄉台灣,十年不見,文化建設隨著硬體建設前進,加上古蹟修復,重現歷史原貌的努力,叫人心醉。台灣人愛讀書、戀書癖,不只是停留在中老年一代,年輕人捧新書、讀老書的現象一樣普遍,人文底蘊才是國家興盛的基礎,難怪台灣護照可享有一百多個國家的落地簽證,真是實至名歸。

旅台期間,我思考為何文化藝術活動這樣普及台灣?發現台灣人喜歡戲曲、聽故事和美育,除了國民黨推行的全民義務教務之外,和日本殖民也有深切的關係。在當時,有一位耕耘台灣美育土地的日本畫家石川欽一郎(1871-1945),鼓勵台灣脫離歐日,發展自己的本土特色,他所播種的,在有生之年不得見,現今卻開花結果。

石川投資台灣的美術教育16年,培植了第一代的台灣畫家,如倪蔣懷、楊三郎、陳植棋、藍蔭鼎等。石川看出屬於台灣本島的景色,鼓勵屬於台灣特色的美術。他在《台灣日日新報》發表《水彩畫與台灣風光》一文中說道:「我希望至少讓這些不幸的人們知道日本第一的台灣風景……紅簷黃壁搭配綠竹林效果十分強烈,相思樹的綠呈現日本內地所未曾見的沉著莊嚴感,在湛藍青空搭配下更為美妙。空氣中的水分恰如薄絹般包圍山野,趣味極其溫雅。其他雲彩、陽光都是本島特有的美,內地(日本)怎麼也無法相比。」為了栽培美術的種子,他將展覽會引進校園,同時擔任起中學的美術教師,並在1921年成立台北紫瀾會洋畫研究所。如果沒有石川,日治時代的台北洋畫界真是乏善可陳,但因著他的教導,台灣出現了年輕的水彩畫高手。石川是基督徒,他不像殖民地統治階層的人一樣輕浮酗酒無度,而是經常以平民口味的番茶(日本粗茶)和煎餅,招待從日本來台觀光的畫家、文人墨客,為台北的藝文界注入清新活力。他的學生倪蔣懷這樣敘述他:「他非常愛護學生,努力指導,卻不是盲目地以畫家為目標。門人中若有以美術家為志者,往往分析他的天分、家庭狀態以及當時的趨勢等,斟酌考慮後才作成決定,避免耽誤青年的前途。對於經濟條件較差的弟子,則介紹給有心的實業家。」

石川晚年對於台灣的美術方向,勇敢地提出應當讓它脫離日本、歐美的影子,創造屬於台灣自己的風貌。「沒有傳統藝術或許是一種幸福也說不定。就繪畫而言,只要努力研究南國豐富的色彩,表現溫暖的大地上優游的氣氛,自然就有一種獨特的趣味。」石川的心願──讓台灣保有它獨特的鄉土特色,在21世紀台灣的文化觀光上已見成績,依筆者看,這是因為他具備基督教的遼闊世界觀之故。

其他繽紛世界文章

(科技心知) 錯失恐懼症
(世界遊蹤) 閃爍的珍珠 杜布羅夫尼克
(影視劇場) 評《時空永恆的愛戀》
(藝廊) 台灣的美術教育深耕者 石川欽一郎

2015年10月內容

專題綜合時事評論天倫樂健康天地繽紛世界智慧路生命的旋律紐約角聲消息愛心匯點美東教會消息紐約之窗弗州快訊美味人生生活資訊中大西洋姿彩德州園地德州教會消息休士頓園地休士頓角聲癌症協會達福園地芝城園地培德中心活動消息芝城教會消息筆墨風城南美秘魯園地紐英倫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