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倫樂: (心靈加油站) 誰能明白我? ─青少年情緒個案─

2015年8月
文/李飛君(執照心理諮商師)

1(真實個案,徵得當事人同意,名字用假名。一位心理學教授曾訪問筆者,這個案的治療方法被放入該教授最新的心理學參考書著作。)

媽。安妮一直有見心理醫生,參加心理治療,在學校的特別班上課。接近青春期,情況趨惡劣,初中一半時間曠課,更因上課時與老師爭執,向老師扔刨鉛筆機,被罰停課,兒童保護局介入並轉介安妮來家庭輔導。

寄養留下心靈陰影

安妮六個月大時送回中國親戚家寄養,五歲再接回來美國入學,媽媽在衣廠車衣,她從來沒有見過生父,只知道他嗜賭、遊手好閒,媽媽與他離異了。媽媽再婚,生了小她八歲的妹妹,後父對她很好,他在外州餐館工作,一個月回家一次,她也很愛她的妹妹。安妮對媽媽佔有慾很強,媽媽跟誰多一會兒她都會不高興,常常投訴媽媽工作加班不理她。媽媽在家時又常常與媽媽吵架,又不愛上學,媽媽快給她搞瘋了。

因為安妮襲擊老師,學校要轉送她去嚴格規管的特殊學校,我與她的心理醫生商量,一致認為轉去這種更約束性的學校,安妮會變得更反叛,因她有不顧後果反抗權威的衝動,遇硬更硬,情況會更嚴重。我支持她媽媽不同意學校的要求,安妮見媽媽面對學校的壓力仍堅持保護她,打破她一直認為媽媽總是幫別人不幫她的印象,對媽媽的態度有好轉,上課的出席率有改善。其實安妮是個聰明的孩子,只因情緒問題被安排在特別班,測驗考試對她不難,數學拿很好的成績。

信任關係下話真情

我與安妮建立良好信任的關係後,她逐漸向我打開內心世界:雖然外表好像很強、很硬,不平則鳴,敢於挑戰反抗權威,其實內心常有種恐懼,怕媽媽不要她、放棄她。媽媽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她很希望媽媽愛她、疼她,但現實生活裡,與媽媽的關係總是搞砸。我問她有沒有把這心底話告訴媽媽,她説沒有。我鼓勵她約媽媽一起來,在我面前向媽媽說出來。我先預備安妮,使她有勇氣讓媽媽明白她的恐懼和了解她心靈的需要。那天,母女二人來了,當談話內容轉到安妮的內心世界時,安妮緊張起來,感覺很大壓力,面對媽媽說不出來。於是我用答問方式幫助她表達,幾句後她哭了起來,且哭得像小孩子般喘不過氣,用點頭來回應我所説的就是她內心的話;媽媽呆住了,她從沒看見安妮這樣哭過,以前無論怎樣打她都不哭的。媽媽的淚水淌了下來,平靜地説,她看見了,她懂了,知道該怎麼做。母女二人擦乾眼淚後回家。一星期後,安妮告訴我媽媽對她的態度改變了,溫柔親切很多,她很喜歡這個感覺,心底話出來,自己也舒服很多。我們談論如何讓這種感覺存留下去,安妮說要學正面的態度、不亂發脾氣,珍惜與媽媽的關係。

兩年輔導心靈釋放

安妮與媽媽的關係問題源起於幼兒期分離好幾年,兒童最初成長的幾年與父母的關係親密程度很影響心理的健康發展。安妮因缺乏安全感,往往用負面方法來表達這需要,如用哭閙等引起母親注意,以此來肯定自己的重要性,但媽媽往往誤會她不乖,用打駡來管教,嚴厲的責打反而使安妮更相信她的恐懼是對的(媽媽真的不愛我),彼此的負面互動形成惡性循環。安妮和媽媽持續來輔導,學習正面的溝通方法、清楚母親與女兒角色的界線、了解青少年情緒、提高處理情緒的能力、設定家庭優質時間等來鞏固關係,整個個案約用了兩年時間。最近有機會見到安妮,她已亭亭玉立,今年9月準備入大學,她選擇了一所離家不遠的大學,可以住在家裡,她笑說可以省錢。我祝福安妮和她的家庭,經過暴風雨的關係,大家都更懂得成熟地珍惜和愛護。

其他天倫樂文章

重新學習接受「母親的愛」
適當家務小兵立功
(吾家的八寶飯) 「你好討厭!」
(心靈加油站) 誰能明白我? ─青少年情緒個案─
(銀髮歲月) 職場生涯回顧

2015年8月內容

專題綜合時事評論天倫樂健康天地繽紛世界智慧路生命的旋律紐約角聲消息愛心匯點美東教會消息紐約之窗弗州快訊美味人生生活資訊中大西洋姿彩德州園地德州教會消息休士頓園地休士頓角聲癌症協會達福園地芝城園地培德中心活動消息南美秘魯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