繽紛世界: (影視劇場) 這世上,沒有什麼東西是永恆的──評電影《一代宗師》

2014年7月
文/嚴行

1詩一般的鏡頭、舞一般的動 作、散文一般的語言……這種觀 眾所熟悉的王家衛電影風格,在 《一代宗師》更加淋漓盡致地展 現,令整部電影美侖美奐,千回 百轉,浮動著黯黯的惆悵與淒 絕。王家衛以此片向民國武林投去最後一瞥深情的回眸, 為千年傳承的武術與精神,留下一闋不絕如縷的長歌。 這部以8 年時間傾情打造的《一代宗師》在「香港電影 金像獎」狂奪12 個獎項,儘管在目前所放映的兩小時影片 中,因過度剪裁使得人物的飽滿度受到影響,劇情完整與 情節銜接也有缺欠,但仍是近年來難得一見製作精良的藝 術片。

「一代宗師」其實也是「絕代宗師」,是武林在千百年 歷史風雨的交響中所奏出的最後一個高音。《西廂記》裡 張生擔心過的「文齊福不齊」,在這裡成為武林英豪的現 實──時代變了,火炮、火槍、火車的社會裡,休麼南拳 北腿都是浮雲。所以,無論影片中葉問的詠春拳、宮二小 姐的八卦掌、一線天的八極拳,這些宗師的門派傳承和命 運交錯,高手間的人生跌宕和江湖恩仇,至終全都輸給了 時代。時勢比人強啊!

王家衛以極其唯美的鏡頭,向這樣一個過去了的時代致 意。影片開場便是一番先聲奪人的雨中搏戰,視覺效果華 美絢麗;連雨滴都是抒情的,連水波都是傳神的,更不必 說一招一式的姿態與動感了。帽沿下,葉問的眼神與嘴角 流露的不是勇猛兇狠,而始終是敦和與堅穩。擊倒對手之 後,葉問悠然轉身,款款遠去,既道出了葉問的個人精神, 也暗示了武林的整體命運。

俗話說「文無第一、武無第二」,是武林,就一定要比 個你高我低,勝者為王。就如葉問的話:「功夫,兩個字, 一橫一豎,對的,站著;錯的,倒下。只有站著的才有資 格說話。」於是,各路高手紛紛以武功說話。《一代宗師》 將中國武功與中國哲學雜揉,武術之間,辯證深邃。 歷盡劫波的宮二選擇了不再說話,她讓宮家的一 門武藝死在自己身上;以柔克剛的葉問選擇了繼續 說話,在香港設壇施教,宏傳拳術,但時代大幕已 換,在一個不再需要匹夫之勇的世界,武功,化作 體育與娛樂。就像車站比武所隱喻的,火車還沒有 出站,比武已然結束。武功,千年道亡,徒留一聲 嘆息。在人看來,歷史的劃分,總是以能力、技術 手段作標記。這世上,沒有什麼東西是永恆的,武 功亦然。淘汰是殘酷的,一尊青銅鼎拍出千萬高價 時,意味著它只剩下留在博物館裡的價值了;然而, 在上帝眼裡,歷史的劃分,與物無關,歷史的焦點 只在那道成肉身的年日,紀元以此劃分,無關其他。 在神看來,真正有價值的唯有生命,屬靈的生命, 那是活的,且將永遠活著,並不因時移世易而改變。 變動不居的世上,唯有認識上帝,才能出死入生。 不然,就只能活在世上那叫人死的道理中。

其他繽紛世界文章

(書林幽徑) 不如扎根於永恆
棋壇百態
(規矩方圓) 續談不捨三型
(影視劇場) 這世上,沒有什麼東西是永恆的──評電影《一代宗師》

2014年7月內容

專題綜合時事評論天倫樂健康天地繽紛世界智慧路生命的旋律紐約角聲消息愛心匯點美東教會消息紐約之窗弗州快訊美味人生生活資訊中大西洋姿彩德州園地德州教會消息休士頓園地休士頓角聲癌症協會達福園地芝城園地紐英倫園地南美秘魯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