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州快訊 / 中大西洋姿采: 兩雙難忘的手

2016年11月
曹子光

聆聽粵語

聆聽國語

1近年來很少上臉書,只是偶爾因需要才去流連片刻。最近一次登錄才發現,一位認識近20年的老人家,已在7月突然離世了;生前,他與家人住在約克郡的一個城鎮。

當年我初到英國讀書時,他們的小組需要傳道牧者帶領崇拜;機緣巧合之下,這位弟兄打電話給我,請我到他的小組主領星期日崇拜。還記得第一次他到火車站來接我,一見面就主動友善地緊握我的雙手。跟他第一次眼神接觸,可感覺到他有點意外——我看來很年輕,但他沒有因此而看不起我,或擺起一副長輩的架子,反而在路上言談中處處謙恭,對我十分尊重,並感謝我千里迢迢去幫助他們。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當我踏進聚會的門,雖然只有幾位坐上客,但他和太太仍熱情地把我介紹給大家,在場的還有他三個年少可愛的孫兒。自此之後,我開始定期協助他們,每一次見面,他總是第一時間緊握我雙手,語帶關懷地問︰「工作順利嗎?」「家人都好嗎?孩子們都好嗎?」「有時間帶家人一起來聚會好嗎?」

當時,他是當地華人教會的負責聯絡人,但他從不嫌棄我年輕、資歷淺,反而常說要向我請教這請教那。記得有一次,他邀請我到他家,邊喝茶,邊跟我分享近況和教會工作發展。在這樣一位謙遜、為教會無私且默默耕耘的前輩面前,我自覺獲益不淺,也叫我開始越來越喜歡聆聽長者和前輩細訴他們的故事……

最近還得悉,一位年長的姊妹離開了世界。這位老人家是客家人,是獨居的長者。她很樂意開放自己的家來招呼別人,幾乎每一個星期我們都在她家聚會。她的健康不佳,常有病痛,我也聽不太明白她的客家話,但每一次見到她,語言的隔閡都不能阻礙情誼的交流,因為她總是伸出有點冰冷的雙手,緊緊地握起我的雙手,慈祥地微笑,從不把病痛掛在臉上。她的熱情,叫人內心充滿暖流,忘卻了雙手的寒意;與她在一起的時間,總有一種安詳的舒適感。

雖然近年已經很少見這位老人家,但每每在茶樓碰上她,她緊握我雙手的動作卻從未改變,而且總愛說兩句話:「感謝神」、「耶穌愛我」。雖然她沒解釋是什麼事讓她泛起感恩之心,但她的眼神和微笑卻表達出內心對篤信之信仰的無限肯定。透過緊握的手,連我也被她的感恩情懷深深觸動,像電流般傳遞和流通到我內心深處。

雖然我仍然很懷念這兩位摯愛的長者,特別是他們緊握我手的感覺,但我深信,有一天在天家重聚,我們可以再次緊緊地握著對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