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路


2016年7月

智慧路: 栽種也是埋葬
智慧路: 我的名字
智慧路: 圖片
智慧路: (雲中彩虹) 建造萬物的就是神
智慧路: (佳美腳蹤) 她走了卻仍舊說話


智慧路: 栽種也是埋葬

文/周文逸

智慧路--栽種也是埋葬朋友檢查出有糖尿病,忍痛告別各類鮮美水果。關心她的姊妹來探望時,小心打開紙包,裡面是些白色小種子,看起來像芝麻。「這是黃色櫻桃小番茄的種子,低糖、多汁、產量高,特別適合你吃,你學種吧!」

她將種子扔到地裡,再蓋上一層土,看著就像是在埋葬。又黑又臭的泥土裡,那種子慢慢地脫去光滑的外表,在土壤裡被破碎。這就是上帝的奇妙!我們求碩大而美味的西紅柿,祂卻給一顆極小的種子,而且還要先被埋葬,被迫在黑暗中死去,然後才能破土發芽、開花蒂落,結出鮮嫩的果實。你渴望成為影響世代、被神重用的僕人,上帝會讓你先學習埋葬,學習在黑暗中死去,學習褪去舊有的生命,但新的生命恰恰在黑暗中破土發芽,而且一點點地向下扎根,往上生長,不斷結出豐碩的果實。

每次去朋友家的花園閒坐,感覺都像在欣賞上帝的魔術。一個小得肉眼幾乎看不見的種子,怎麼可以在死去之後,變成比原先的自己更美好、更鮮嫩、更可口的果實呢?原來埋葬了,脫去舊有的生命,才能有更美好的生命呈現出來。

Back to Top


智慧路: 我的名字

文/黃小石

先父給我起名黃小石,兒時常被同學取笑。1950年到了台灣,在新竹師專附小上小學五年級,男同學姓名中多帶「雄」字,也許是日據時代留下的習俗;許多同學卻看不上我這個「不成器」的名字。後來,學問增長,知道「石」還有另一個讀音「蛋」,於是我便成了「黃小蛋」,更是難堪。我的同學見了外人就要介紹我:「這位就是黃小蛋」,一時在學校聲名大噪。

為這名字,我常以為苦,無以解憂。想起一石原是十斗,所以自我解嘲地自號「黃八斗」:八斗不到一石,頗合「小石」之意。後來別人告知「天下文章一石,曹子建獨佔八斗」之典故,「八斗」是才高的意思,從此就不敢再囂張以「八斗」自稱了。

有一天,去請教教國文的戴承萱老師:

「我的名字有什麼含意嗎?」戴老師告訴我說:必是出自「泰山不厭小石」,再大的山也由小石積成,所以小石乃是偉大人格的基礎,且是隱而不顯、涵蓄的偉大。此後,別人再取笑我的名字,我都不再在意。

也去問家父,何以取名「小石」?哪知他說:「我是黃宗石,你就是黃小石」;我聽了大大不以為然:怎麼可能父子的名字只差一字?真是「太沒學問」了。可名字是父親取的,其中含義他不知道還有誰知道?誰能指正他「因為他是黃宗石,所以我是黃小石」是不合理的?況且,他又加了句:「要是你是個女孩子,那麼就叫黃小聰(先母諱名王素聰)。」教我更是一頭霧水!

我知道,不是父親學問不夠好,才給我取了這麼個名字,因為小我一歲多的弟弟,名字也是他取的,名為特杕。「杕」字大有來頭,出自《詩經》唐風:「有杕之杜,生於道左」,乃「大木(樹木茂盛)」的意思,音與「弟」同。沒幾個人懂這「杕」字,家弟每逢聯考放榜,名字在榜單上從沒印對過,只要看見什麼「黃特秋」、「黃特林」之類的大概就是他了。

先父出身黃埔官校八期,後公費留英,在劍橋唸了二年「汽車航空工程」;抗日戰爭爆發,回國效力。英國人為孩子取名(尤其是頭生兒子),常以Junior稱之,中文的意思是年幼的、資淺的,所以我這「小石」的名字,其實就是「黃宗石,Junior」。父親的愛藏在不言中。

我生下來時,他要離開我去戰場,因而「揮淚」而別;我也在他87歲,辭世回天家時大哭一場。當年我百思不解、大不以為然的名字,一生陪伴著我;如今我已年逾古稀,每想到自己的名字,心中總有說不出來的溫暖與幸福。

天父之愛也是如此。一旦你知道了,也是一樣的真實。上帝的愛,可從祂的創造看得出來,祂也藉《聖經‧羅馬書》五章告訴了我們:「唯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上帝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若要認識我們所處宇宙實存的真象,得從認識父神之愛開始。

Back to Top


智慧路: 圖片

攝影/陳汝偉

智慧路--圖片
每早晨,這都是新的;你的誠實極其廣大!《聖經‧耶利米哀歌》三章23節

Back to Top


智慧路: (雲中彩虹) 建造萬物的就是神

文/魏永達

聆聽粵語

聆聽國語

智慧路--(雲中彩虹)-建造萬物的就是神「因為房屋都必有人建造,但建造萬物的就是神(上帝)。」《聖經‧希伯來書》三章4節

建築,結合了藝術與科學,成為一個地方的靈魂,將內在精神具體地表現出來。具紀念性的建築物,是為某事或某人精心設計而成,當然是匠心獨運,美輪美奐;一般的民居,雖簡單普通,但串連起來就像一件漂亮的外衣,披在城市或鄉村的身上……但任何建築物,不論是大城市中以玻璃作外牆的摩天大樓,還是鄉村中以蕉葉樹幹作外牆的村屋,都有兩個共同點:一是必有根基;二是必有設計及建造者。

某學者應邀到某名牌大學講課,被帶到新建成的大樓參觀。該樓以抽象作設計主題,門窗位置、房間間隔等都跟傳統方法大異:開了門,沒有前往的去處;房間配搭及色彩運用也都無理可循。參觀畢,被問及對這「後現代建築」有何感想,那學者微笑答道:「我只希望這大樓的根基,是以傳統建築力學理論設計的!」

任何建築,都有人設計,然後按圖建造。設計,可集建築師國際團隊,透過超級電腦運算繪圖,大量建築工人長時間建造;也可獨自一人在腦海中構想,然後搜集材料,短時間內完成,但無論如何,總得有人設計、有人建築。

《聖經》清楚地說:「因為房屋都必有人建造」。再簡陋的房屋也必有人建築,更何況這奇妙的世界?假如我說您居住的地方,是由不同物料碰碰撞撞而成,您會相信嗎?您會住在其中嗎?

《聖經》接著說:「但建造萬物的就是神(上帝)」。神建造萬物,是終極設計者,有一張設計藍圖,只是我們看不見、看不懂。

神也按祂的設計去維持萬物,只是我們習以為常,不感特別,但事實是氣溫高一度或低一度,地球近太陽一分,我們都會面臨大災難。神不但建造世界萬物,更以大愛大能維持世界萬物。主耶穌在世上時,也曾用建築作比喻:「在我父的家裡有許多住處……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聖經‧約翰福音》十四章2節)。這裡的「家」,本來就是「大宅」。《希伯來書》的作者隨後更說:「祂(神)已經給他們預備了一座城」(十一章16節)。

假如您覺得這世界美麗,假如您曾被某自然景象震撼,我要告訴您:神在永恆中為我們建造的,是遠遠超過我們所能想像的!《聖經》最後一卷書《啟示錄》,即讓我們可以一瞥永恆,新天新地的榮耀美麗,新生命的尊貴活潑,都非筆墨言語所能表達!

親愛的朋友,沒有永恆的把握,短短一生有何意義?

藉我們身處的世界,也就是神所建造的世界,我們理應可以看到、感到神的能力和神性。但這世界非我家,一生只是過客,我們最終的住處,乃是神為我們預備的城——永恆的天國,是我們能夠喜樂過一生的動力和盼望!請用本版決志表跟我們聯絡。

Back to Top


智慧路: (佳美腳蹤) 她走了卻仍舊說話

文/李孟軒

聆聽粵語

聆聽國語

智慧路--(佳美腳蹤)-她走了卻仍舊說話1

智慧路--(佳美腳蹤)-她走了卻仍舊說話2

「如果我有一千條性命,都要用在中國!」這是英國宣教士戴德生的肺腑之言,殊不知在美國也有這樣一位女宣教士,以同樣心志在華北傳教近40年,她就是慕拉蒂(Charlotte Digges “Lottie” Moon,1840-1912)。

◎婚約波折

讀慕拉蒂傳記時,多次被她熱血奔騰、永不言棄的毅力所感動。她在33歲那一年抵華,開始孤單的女傳道生涯。37歲時,她接受老師Crawford Howell Toy的求婚,願意和他前往日本宣教。到了那樣的年紀,身處戰亂,哪位女性不渴望成家?何況兩人資歷相當。Toy卻在此時發表了達爾文的進化論是上帝所認可的,並否定《聖經》無誤論,在浸信會製造了許多糾紛。慕拉蒂無法認同Toy,只好取消了婚約。「我放棄了我們的戀情,因為上帝在我心中始終佔第一位。現在我們兩人因上帝而發生爭執,我選擇上帝的心,就更加堅定了。」這場婚約波折,使她更清楚上帝要她留在中國的旨意,從此更加無怨無悔地委身於基督,以上帝的愛來取代孤單失落。畢竟人是塵土所造,若不在肉身上受苦,很難在上帝聖潔的性情上有分。慕拉蒂的事奉並不是一帆風順,神在她身上的雕琢,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偏見的牆

初抵中國時,她覺得中國人骯髒、怪異,思想迷信、落後,男人扎辮子、女人纏腳,因此堅持西式穿著,但基督的愛感化了她:「我必須先讓中國人接納我,他們才會接納我的上帝。」她開始穿華人的服裝,學習中文、融入中國文化,甚至為自己取了中文名字–––李題鰲。

偏見的牆被主拆毀後,福音的路才為她敞開。即使中國人稱她「洋鬼子」、多加謾罵,她也願忍受和寬恕,和他們做朋友。有一則軼事講到,慕拉蒂喜歡烤餅乾,然後放在家門口,吸引鄉村的孩童;有人說那是有毒的,她卻不以為意,繼續烤;有些孩子拿了餅回家吃,又將母親帶來給慕拉蒂認識,她因此有許多機會向鄉村婦女和孩童傳講耶穌。

她見到中國婦女地位卑微,便開辦了慕貞中學和育英女子中學;又向婦女傳福音,改變她們的思維。在她的教導和牧養下,許多婦女拋棄了纏足惡習,又受教於西方知識和接受基督福音,在自己的生活中默默地活出基督教價值觀。

◎地上的勞苦

慕拉蒂在蓬萊平度的鄉村成立教會,奉行自立、自養、自傳。她趁著返美,完全交棒給華人同工,又故意滯美三年,不讓教會產生對她的依賴。平度教會在1950年代受到逼迫,直到1987年教堂舊址才歸還。在美國信徒的奉獻下,建築物重建。就在挖地時,出土了中國信徒於1915年為慕拉蒂立的石碑。教堂在2006年擴大聚會,有趣的是所有傳道都是姑娘,以紀念創辦的女宣教士。

她在呼籲婦女參與大使命的事工上,具有決定性的影響力。「美國的信徒,不應該問自己有沒有勇氣去中國宣教,而要問自己有沒有勇氣,留在富裕的美國享受。」在她擲地有聲的號召下,美南浸信會的姊妹們決心每天禱告,持續六個月,並籌款支援對華福音工作;結果婦女宣教會成立了,並在每年聖誕節舉辦「慕拉蒂聖誕奉獻」,直至今日。

1912年,中國戰亂,許多宣教士離華,慕拉蒂卻拿出自己所有的積蓄,幫助飢餓的人。她的手書寫道:「我求主憐憫,不讓任何的宣教士,像我一樣孤單。」她的身體不斷消瘦,並得了顱膿腫和重度憂鬱症,甚至幻聽幻覺。年輕的女宣教士Cynthia Miller陪伴她回美,沒想到在旅程的第四天,船經日本神戶時,慕拉蒂就息了地上的勞苦。

慕拉蒂宣教40年,歷困境無數,卻並未喪志:「當我騎驢訪鄉,從一個村落到另一個村落的旅程上,我很清楚地感受到主耶穌就在我身邊,陪伴著我。我也聽到祂溫柔細語:『看哪,我必與你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Back to Top


2016年7月內容

專題新聞視窗天倫樂健康天地繽紛世界智慧路生命的旋律紐約角聲消息愛心匯點美東教會消息紐約之窗弗州快訊美味人生生活資訊中大西洋姿彩培德中心活動消息筆墨風城芝城園地芝城教會消息德州園地德州教會消息休士頓角聲心理輔導事工達福園地紐英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