繽紛世界: (世界遊蹤) 在極光之都

2016年3月
文/小遊

聆聽粵語

聆聽國語

1

2

三月,是北半球親睹極光的最佳時節,晝夜等長,風雪漸少。乘了兩班飛機,又坐了十幾個小時的觀光火車,終於來到了「極光之都」──阿拉斯加的費爾班克斯(Fairbanks)。心一直在雀躍,不敢相信自己已經走在赴極光之約的路上!

天上有星星,是晴空,但在飄雪,怕是看不到Aurora了。極光其實有許多名字,我只記住了這一個,因為那斑爛的色彩著實綺麗莫測,或如飄逸瀰漫的輕紗,又像層疊起伏的帳幔,也似划過寂寥的懸弧……難怪北美印地安人稱她是「舞動的精靈」。只是如此曼妙的舞蹈,為什麼只在地球兩極看得到?

原來,這是高緯度天空上發生大規模放電形成的瑰麗:太陽的高能帶電粒子流,沿著地球磁場進入大氣層,在與原子碰撞時發生磁暴,釋出的能量發出絢麗的光芒;而地球的磁場就像兩隻對接的漏斗,電粒子沿磁場線螺旋移動、匯流沉降到漏斗尖端──南北極;所以最易看到極光的地方,是緯度67度附近的環帶極圈區域;南北兩極同時變化、互為鏡像,只是我們無法同時看到!

雖然說起來輕輕鬆鬆,可是「科學」從17世紀初才開始推論,且直到21世紀的2007年2月,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西蜜斯衛星任務(THEMIS)」,才據衛星傳回的數據推斷出結論。科學,實在是一個漸進發現的過程,以其論斷造物主的有無,怎能不像井蛙語海、夏蟲語冬一般荒誕呢!

極光的亮度不足以在陽光下呈現,只在夜空中搖曳,如行雲,若流水;深淺濃淡,隱顯明暗,出神入化;強極光出現,地面物體輪廓均被照見,甚至映出影子來。真要用文字形容,只覺語竭詞窮。能夠重現極光之美的,恐怕只有照相機了!若用慢快門,可拍出流水般的湧動;若用較快快門,可拍出火焰般的跳躍……

可是,當她真出現在我眼前時,才發現要拍下她,必得有能長曝光的相機,而我隨走隨拍的Ipod根本派不上用場!那一刻,在周圍此起彼伏的歡呼聲中,我卻明白了《聖經》故事裡,那因沒有預備燈油而錯失新郎的童女,是怎樣的一種心情。好在來自弗州的歐陽光俊同學、來自台灣的羅淵德先生和來自匹茲堡的方舟弟兄,贈送了他們拍下的極光身影,算是彌補了我的遺憾。

無法拍照,讓我把一雙眼睛都當成了照相機!一眨不眨地全心全意地感受極光。這時我才發現,所有遊記都沒有揭示的現象:我們在與極光面對面之前看見的翡翠般剔透靈動的,是相機效果圖,而非肉眼所見實景;從那不可見的天地連接處,騰云駕霧般躍上夜幕的,卻是泛著光芒的淡色彩帶……

色差如此懸殊!但是,眼睛看到的與相機攝下的,卻是同一時刻的極光,只因不同的觀察體,而呈現了完全不同的情態!這讓我站在蒼茫雪原上,一句話也說不出。人生不也如極光,本就五彩繽紛,卻因受限而無法得窺真實形貌,卻又以為自己眼見為實?

生活本就在這裡,一如宇宙本就在那裡。要更多地接近全色全貌全質,就需要更精密高級的相機和調整各種技術參數;簡陋的器具無法拍下完美的光景,一如生活的淺表追求與享受,難以體悟升華人生的質地。所謂「假如生活欺騙了你」,看來是推諉之辭:真正欺騙了我們的,應是心中的偏執與眼中的偏見吧。

北極之旅,收獲最大的不是在極光之都七天,五天都得睹極光真顏,而是每一天都能有所體驗,領會真相的不同境界,猶如表達空間概念的一維(點)、二維(平面)、三維(立體)……是的,完整的真實超出我們已知的經驗。這,讓我走出了固守的原點,不再害怕仰望天空,特別是在踏上北極圈那一刻,更為無極之外復無極而歡欣

其他繽紛世界文章

(聖樂頻道) 真正的友誼之歌 《恩友歌》
(世界遊蹤) 在極光之都
(科技心知) 真假資訊
(藝廊) 到上帝面前

2016年3月內容

專題綜合時事評論天倫樂健康天地繽紛世界智慧路生命的旋律紐約角聲消息愛心匯點美東教會消息紐約之窗弗州快訊美味人生生活資訊中大西洋姿彩培德中心活動消息筆墨風城芝城園地芝城教會消息德州園地德州教會消息休士頓角聲社區中心角聲心理輔導事工達福園地紐英倫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