繽紛世界: (影視劇場) 何以笙簫默

2016年1月
文/芳子

聆聽粵語

聆聽國語

1「你會不會忽然地出現,在街角的咖啡店/我帶著笑臉,揮手寒喧,和你坐著聊聊天/不再去說從前,只是說一句,好久不見。」歌聲將我們帶入電視劇《何以笙簫默》的抒情詩畫,於現在時與過去時的交錯中,領會情與愛的風景。好久,並沒有多久,七年。在那之前兩年,喜歡攝影的她──化學系一年級新生趙默笙,來到長華大學報到;專心在樹下看書的他──國際法二年級學生何以琛,閃亮在鏡頭中。

在這一倒敘的過去時段,洋溢著歡喜快樂的如歌行板:「遇見你的時候,所有星星都落在我頭上/你給我了一個微笑,我可不可以還你一個擁抱/你讓我心跳,有什麼辦法也叫你神魂顛倒/你的眼睛會笑,我望著就中了毒藥……」默笙沒有看錯,以琛是才華橫溢、帥氣出眾的頭號校草,是立身持正、無心下凡的冰山男神,所以就算「窮得連出國當交換生的生活費都付不起」,她依然心向往之:「一想到他住在這座樓裡,跟他走過同一塊地方,就覺得很開心!原來喜歡一個人,就連走他走過的路都覺得幸福!」

只是,人生四季,並非只有新鮮的春天/陽光灑落的夏天/塗著金色的秋天/飄雪的冬天。他們突然地落入七年前那個日子:在同一天,以琛見到了默笙的父親,認出那正是導致父母相繼離世的責任者;默笙也得知以玫與以琛並無血緣,而以玫深愛以琛。

難以置信的默笙去找以琛確認,而以琛正在仇恨中燃燒:我但願從沒有認識過你!轉身一瞬,始解相思。七年中,以琛在「夢裡也會心痛,痛到醒來」;默笙站在異國街頭,連一個像以琛的背影都看不到……人生沒有彩排!雖然我們千辛萬苦要走直線,可當回頭去看,卻盡是蹉跎曲折。

再重逢,默笙是攝影師,以琛是名律師。在這個現在進行時段,一波三折著飛花輕夢、驟雨還寒的交響樂:往事浮現,沒完的故事綿綿;時間還在變,我們還在變……但就算換了時空、變了容顏,那種掙脫了生物性桎梏的感情,也能從千百萬人中認出熟悉的靈魂:「如果世界上曾經有那個人出現過,其他人都會變成將就,我不願意將就。」

當我們看到:以琛錢包裡那一直伴他左右的照片,正是從默笙借書證上撕下來的,力透紙背的字跡是「我的陽光」;書房裡,隨處可見寫有「默笙」之典的書頁──「悄悄是別離的笙簫,沉默是今晚的康橋」……就不得不讚,真正的情聖並非寫出曼妙詩句卻朝三暮四的徐志摩,而是執愛於心,在不知道盡頭的等待中期盼,任由海枯石爛的以琛!

七年後的現在,是以琛演繹的重頭戲。雖然一向不是扮演者鍾漢良的粉絲,但他所呈現的那個放下家仇、走出憤怒,可以從紅顏愛到白髮,從花開愛到花殘的以琛,感人至深:「答應我哪天走失了人海,一定站在最顯眼路牌;等著我一定會來,等著我不要再離開。」

看著默笙和以琛,在歌聲裡走向熒屏深處,由衷地湧出一股如釋重負的喜悅──感謝造男造女的主,締造了一夫一妻,又厚賜生生死死的愛,讓人們無論經歷怎樣的情緣,都能從中感悟人生。我因此同意原著作者的初衷:世上最浪漫的故事不是灰姑娘遇上了白馬王子,而是相愛的人一生一世相守;並且認為:美麗的情詩很多,最幸福的定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不是願望,而是境界。

其他繽紛世界文章

(影視劇場) 何以笙簫默
(世界遊蹤) 日本九州魅力
(聖樂頻道) 心靈契合之歌~ 主若是
(科技心知) 親子與科技

2016年1月內容

專題綜合時事評論天倫樂健康天地繽紛世界智慧路生命的旋律紐約角聲消息愛心匯點美東教會消息紐約之窗弗州快訊美味人生生活資訊中大西洋姿彩德州園地德州教會消息休士頓園地達福園地芝城園地培德中心活動消息芝城教會消息筆墨風城紐英倫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