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旋律: 麥兜音樂人何崇志

2014年2月
文/周艷晶

2232「我個名叫麥兜兜,我阿媽叫麥太太,我最喜愛食麥甩咯,一起吃雞一起在歌唱……」這是麥兜歌曲糸列中的一首《麥兜與雞》,當年在香港唱至街知巷聞。說到麥兜,不能不提及這位被稱為「麥兜音樂人」的何崇志。他於創作麥嘜十三輯動畫音樂系列後,在2002年憑電影《麥兜故事》,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原創電影音樂」,聲名大噪。

融合廣東和西方文化

現居溫哥華的何崇志,先後在西安大學(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及卑詩大學(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獲得音樂藝術系碩士和博士學位,他不僅有扎實的古典音樂基礎,也是個多元化的創作人,獨特的何氏出品為他帶來無數殊榮。

何崇志的創作甚有個人特色,他喜歡用不同的音樂體裁,將不同類型的音樂融合在一起,令人耳目一新。自小在香港長大,何崇志深受兩種截然不同的文化影響。他指出:「香港的文化是很獨特的,原本是傳統的廣東文化,後來卻受到英國文化的衝擊;前者流於平民草根、呈大眾化,後者則講究禮儀、英式貴族品味、富學術性,兩者似乎很難融和。」他坦言,在音樂創作上,廣東文化讓他找到了與普羅大眾直接溝通的渠道。處身於這兩種文化夾縫中成長,何崇志在他的創作上也有著同樣突破性的組合──既有大家熟悉的通俗文化,又夾雜了西方的品味和深度。

麥兜系列到兒童音樂

《麥兜系列》正正體現了這種音樂風格。何崇志對麥兜歌曲受到大眾歡迎深感榮幸;然而作為創作人,他卻有另外的看法:「我希望能在多方面有不同的嘗試,切不可被定型在某一類型作品之中。」基於這種創新精神,何博士創作了很多雅俗共賞、打破常規的佳作,如《思鄉曲:藍色月光光》、《香港街道迷宮》、《英雄被困筲箕灣》、《我的童年粵劇:令當令當令》、《功夫狂想曲》等。自從這些洋溢著童真的歌曲風行後,何崇志又被人稱為「兒童音樂家」。
可是,他認為:「音樂沒有兒童、成人之分。只要是好的音樂,年紀再小的孩子也會欣賞。小時候,父親聽甚麼音樂,我也聽甚麼音樂;他最喜愛華爾滋、Paul Anka、鄧寄塵、 Eddie Duchin、 Chopin、 Richard Rogers……這些便是我的兒歌。」自小由音樂伴著成長,何崇志順理成章地走上音樂創作之路。

以音樂取代上帝位置

17歲那年,何崇志遠赴加拿大深造,一個廣闊世界在他面前打開了。「我自小生長於基督化家庭,對真理有熱切的追求,可是在大學時選讀哲學、神學研究等課程後,覺得講師們講得很有道理,竟漸漸變成一個無神論者,轉而反對基督教,參加團契聚會為的是搗亂、挑戰這信仰。當時,我將音樂作為宗教,以音樂取代上帝的位置,人也變得自我及自大。過了好幾年這樣糊塗的日子後,到唸博士期間,思想忽然來了一個大逆轉──愈接觸音樂,愈瞭解當時所教的音樂,便愈感到心淡,結果又去到另一個極端──從沉迷音樂到完全不喜歡音樂,情緒極度低落。」何崇志解釋,「當時的情況非常嚴重,我在音樂中完全看不到出路,覺得自己已經不是自己,甚至覺得這條音樂路是走錯了。」然而,在人沒有出路的時候,在上帝眼中便是一個新的開始。

神用聖詩重開音樂路

一天晚上,何崇志呆坐著,不想聽音樂、也不想彈琴,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些甚麼。突然,一首古老的聖詩”It Is Well With My Soul”闖進他的腦海中。走到鋼琴前坐下,一段長達10分鐘完整的變奏曲便在手指下流淌而出,而生命在這一瞬間便活過來了!何崇志坦承:「當時我內心十分激動,哭了出來,不斷回想自己走過的音樂路……當我在音樂裡面沒有出路,不再喜歡貝多芬、蕭邦,不再喜歡以往喜歡的音樂時,反而愛上那些曾經被我認為沉悶、簡單、和聲也不吸引人的聖詩,也只喜歡彈奏聖詩。」從那個晚上開始,他幾乎每個月都會完成一首聖詩的變奏曲,時間長達兩、三年之久。

在這期間,他開始去教會參加聚會。在一次聚會中,何崇志負責司琴,彈了一首長達12分鐘的樂曲,會後有弟兄姊妹告訴他,那首曲猶如一個完整的故事、一篇講章。自此,他深深感受到音樂的力量,也正因為這股力量,再次燃起他內心的音樂火團,並將他帶回上帝身邊重新認識祂。何崇志感動地說:「當我跟著上帝前行時,祂慢慢地提供了很多不同的機會,不但為我重新打開音樂路,同時也打開我的人生路。於是,我盼望自己能用音樂來事奉上帝,不介意做甚麼,只要祂願意使用我便行了。」果然,上帝悅納了他的禱告,一直帶領和使用他的音樂事奉,直到今天。

創作是人類獨有特徵

他希望把自己對上帝的認識、生活的經歷融入樂曲之中,讓人透過音樂認識上帝。目前,香港兒童合唱團已採用了他寫的兩首歌《這是愛》和《謝謝天父》作為教材。不久的將來,大家一定會見到何崇志在這方面更多的創作。

「在我心目中,音樂沒有世俗和宗教之分,所有的音樂都是上帝所賜的。我願意透過音樂來表達一個信息──創作,因為創作貫穿在我們的生活中,每個人都有創意本能與慾念:大至藝術創作,小至個人生活,都可以見到人如何從大大小小的創作意念中突出自我、擺脫平凡。而創作是人類獨有的特徵,這是上帝放在每個人身上的基因。

「音樂創作很奇妙,通常有兩種不同的方式:一種是突如其來,經驗告訴我這通常是很好的作品;另一種是磨出來的。這兩種經歷我都有。也許從人的創作天性中,我們多少可以看到上帝的形像。因為祂是萬物的作者、創作的源頭,也引證了《聖經》記載『上帝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聖經‧創世紀》一章27節)。」關於音樂、創作,何崇志有說不完的話;在信仰路上,更有說不盡的經歷,數不盡的恩情。願榮耀歸上帝!

2014年2月內容

專題天倫樂親子樂兒童天地教會消息勵志影視生命線繽紛世界濠江掠影健康寶庫愛心匯點生命的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