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旋律: 在那個風雨漂蕩日子─梁斐生博士

2015年7月
文/黃文

ottawa01

梁斐生博士

1946年,我在廈門出生;我的父母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在我出生前十天,父親到菲律賓教書,在那個年頭賺得令人羡慕的美金。我們一家住在風景優美的鼓浪嶼的高級別墅,那是用父親寄回來的錢購買的一幢豪華房子。隨著國內政權變色,1949年10月15日,母親一個女人帶著六個幼小孩童,登上英國太古公司的輪船前往香港。後來才知道,我們所搭的正是最後一班船,接著傳來了解放軍攻入廈門的消息。

我的青年時代

後來我們一家輾轉去了印尼,在那裡度過我的少年時期。在當地,華人的孩子很受歧視,不能上大學,也不獲發公民證明。父親因為曾在菲律賓教過書,我便想去那裡上學,但我沒有印尼的護照,便無法成行。那時,印尼的旅行社常常幫人做假證件,沒想到,當我走進萬隆的移民局,就因「做假證」而被逮捕。

我自幼深受庭訓,年少時期,因母校被政府關閉,其時印尼的政權親近新中國,我等華僑便轉到擁戴無神論的學校受教育。文化界自「五四運動」以來崇尚科學萬能,人定勝天。我受唯物思想教育薰陶,深惡痛絕國人數千年來受儒家、佛教的閉關自守思想荼毒。母親雖身為基督信徒,卻常常受到當時未信主的父親奚落,說她白讀了這麼多年的書,竟拜「洋人菩薩」──耶穌。

當時印尼當局對做假出生證及戶照的刑罰非常嚴厲。在兩年官司期間,我終日惶惶不安,每次走到萬隆市中心大街,就能遠遠看見戒備森嚴的監獄圍牆。我實在走頭無路,雖然不信上帝,還是走進教堂,迫切地祈求上帝救我。最後移民局竟然不起訴我做假證件,而是起訴我搬家沒有報案。我慶幸能逃過牢獄之災,只留有犯罪記錄。為此,我由衷地感謝冥冥中幫助我的上帝,不過那時我並沒有真正信主。

決意外闖卻沒有出路

讀大學的念頭並沒有因此而消失,我還是積極的想辦法離開。姊姊在台大畢業後去了加拿大。她心疼我這個弟弟為唸書所受的磨難,願意承擔所有費用,讓我去加拿大。可是,沒有護照怎能離開?

雖然躊躇,但我還是硬著頭皮走去加拿大駐雅加達領事館。想不到使館的人對我非常客氣,他告訴我加拿大政府只承認中華民國(台灣)。按照慣例,我可以向靠近印尼的中華民國領事館申請護照,但我連印尼的護照也沒有,怎麼離開印尼去申請別國護照?此外,當時兩國交惡,若被印尼政府查出我有台灣護照,恐怕我又要被拉去坐牢。

加拿大使館知道我的情況,就建議我可以將護照寄到第三國的朋友處。台灣護照的事情,父親替

我託菲律賓的朋友處理。姊姊見一切順利,就替我買了加拿大的單程機票。在所有事情以為妥當之下,我從印尼乘坐飛機到香港。一下機,才發現大事不妙;香港的親戚竟然把我的護照寄到印尼。由於沒有拿到護照,香港當局限我在48小時之內離境。19歲的我,被困香港叫天不應、叫地不聞。

我在掙扎和迷茫中過了兩天,然後咬緊牙關,即使沒有護照,還是照原定計劃登上日本的航班,準備轉機到加拿大。一下飛機,日本政府官員問我要護照,我說沒有。我當時緊張得有如驚弓之鳥。當晚,我在日本領事館過了一夜,這晚我根本不能入睡,猜度著不知他們會把我遣送到那裡,也許這趟真的要回印尼坐牢了。我躺在床上渾身直抖。突然, 我翻身爬起來,跪在地上,禱告了整整一個晚上。

翌日,他們領我到前赴加拿大的航班。試想在1965年,沒有護照被印尼驅逐出境,手上只有一張寫著「單程(Exit & None-Entry)前往加拿大」的文件,我就是拿著這張字條進入加拿大,還有其他辦法嗎?但奇妙的是,他竟然說:「沒問題!」

U150701a_生命的旋律_photo_201308中國國防部長常萬全參觀北美防空司令部核掩體

美國飛彈研發中心

美國飛彈研發中心

加拿大外交部大樓後院

加拿大外交部大樓後院

我是如何進入加拿大

移民官告訴我,雖然我們彼此沒有見過面,但幾個月前,當我在加拿大駐雅加達領事館尋求幫助時,他就在那裡直接參與幫助我到加拿大讀書的方法;三個月前剛被調回加拿大,他熟知印尼當地及我的狀況──這到底是偶然嗎?我竟可順利地進入加拿大!雖經歷過這些險關以後, 我還是沒有信主。

我終於折服,由衷信靠

1967年1月,我在一次佈道會中,聽見講員講到主耶穌在十字架上說:「父阿!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那一刻,我終於想到自己是何等剛硬的罪人。

信主以後,我懷著喜樂的心。投入很多時間去服侍上帝,甚至在禱告中承諾,為了事奉,甚至推遲博士班畢業,我也願意。

1974年,我看到一則加拿大國防部徵聘人才的消息,於是我遞交簡歷,並得到面試的機會。在申請表上,有一項目是:你有沒有犯過法?當時我撒了謊,填了「沒有」。過後心中卻自責不已,聖靈告訴我,既然撒謊,還求什麼祝福!於是,我寫信給加拿大國防部,說自己曾在印尼犯過法。這樣,一連好幾個月音訊全無,只好試著去應徵其他工作,那是一家電話公司,並且得到聘任。誰知,國防部突然來電說,恭喜你,我們決定錄用你。國防部的工作是專門負責導彈系統的設計和發展,本來就是我夢寐以求的工作;但我坦誠的告訴他們,因為我是基督徒,所以必須信守承諾。國防部官員要我慎重考慮,現在放棄,可能以後就不能再得到了。

十個月後,我決定重新申請。他們馬上決定再次取錄我。現在回想,我當初決定不受聘任,或許給他們深刻印象,贏得無比的信任。在加拿大國防部工作,我經歷過許多人生的高山,亦有曾經被人誤會受了委屈。

1991年,國防部給我頒贈特殊貢獻獎, 1996年榮獲「北大西洋公約(NATO) 航太諮詢委員會貢獻獎」,並代表加拿大以首席代表身份參加英、美、加三國國防太空科技發展委員會,當時軍階為少校。

主不嫌棄, 我還要事奉祂

我17歲坐牢,不用護照,能正式進入加拿大國境,一生經歷上帝奇妙的帶領及保守,恩典數算不盡。

1998年,我被邀到一個福音營會。營會的對象是國內著名大學的研究生,交流到美國哈佛及普林斯頓等高級學府做研究。我感謝上帝給我向這些知識份子傳福音的機會,我請主辦單位為我禁食禱告。大會結束,我向在場300多位學生作出呼召,這是我生平第一次,我知道當他們學滿回國, 這些知識份子若沒有在上帝面前自卑,便不能被上帝使用;若他們願意謙卑,上帝要使他們改變中國。我邀請他們若願意信主,便跪下決志;結果當日與會的有300位願意跪下,信靠真神。

回到辦公室,我想到中國這麼多人需要福音,於是我在56歲之年向國防部提出退休。主若使用我,我願意到世界各地主領聚會,向國內知識份子證明福音。

2015年7月內容

專題天倫樂親子樂兒童天地生機新探教會消息生命線繽紛世界濠江掠影健康寶庫愛心匯點生命的旋律香港角聲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