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之窗: ( 阿非與阿基 ) 秘密

2015年2月
文/龍若谷

p15-1

「秘密?」阿基好奇問非爸,為什麼不讓阿非知道?阿非爸抽完最後一口煙,把煙蒂弄熄,帶點歉咎說:「對不起,讓你吸入二手煙。」他拿葵扇出來用力由內往窗外搧,怕被「阿非回來聞到,他在家我不能抽。」阿基想阿非終究會聞到的,那時,秘密就要拆穿。阿非爸的秘密也真多。「這個秘密關乎這個居屋單位。」非爸把椅子拉近阿基,坐下拉著他的手,親切地說:「我這個病若是開刀、化療、電療、標靶治療或是吃什麼中藥等等治療,都要花很多錢……」阿基忍不住打斷他:「公立醫院不會花很多錢,非爸,而且還可以向社工申請減免啊。」非爸說:「也總要花錢的,我想多留一點給阿非,而且治療過程很痛苦,我不想最後一程走得沒有尊嚴。」阿基禁不住嘆口氣問:「那你要怎樣呢?」

「我若放棄治療,阿非一定不會答應的,所以我就說讓你陪診,你的工作有彈性又是牧師,反正他也不能常常請假,當然,你其實不用陪診,因為我也不用去醫院。」他把計劃說得很周密似的,沒想過破綻重重。「瞞不了多久的,非爸!」

「能瞞多久就瞞多久,瞞不到時,我會向他解釋,就拖到第三期。」非爸緊緊握住阿基的手不放。阿基知道他的意思是拖到不能醫時,阿非反對也無效了。他抽煙難道也為了加快到期的速度?身為阿非的好友,他不可以這麼做,可以預想將來阿非知道後有什麼反應,不和他反目才怪。但他立刻意識到這個關頭上,他怎麼可以只想到自己有沒有朋友,而沒有為這位曾經愛護過自己的長輩設想?

「我知道,要一位牧師說謊是不應該的。」非爸有點為難,但立刻又把他的手抓得緊緊的不放,「我沒有別人可以幫這個忙了,上帝那邊,見面時,我就代你多說幾句好話就是了。」

非爸到底真正信什麼?阿基想自己對他說的也不宜太認真,他為了讓自己接受病與死,就安慰自己說「人死如燈滅」;又為了說服他一起來騙兒子,把上帝也搬出來,這不就是為了方便的「拿來主義」嗎?或許他真正信的是愛吧,愛兒子,寧願放棄治療,問題是這種愛,兒子接受嗎?非爸有沒有想過阿非會為此終生感到罪咎?阿非只有他這個親人啊!

「我還不是牧師。」非爸又哪會知道傳道人和牧師的分別?「但重點不是我,而是非爸你,這樣的去騙人,證明你有多愛阿非,一般人是做不到的。」

「不過,愛,是只喜歡真理的啊!非爸。」阿基想,即使不信神的人,也有這麼強烈的愛,讓人在世上過幸福的日子,說什麼也不能說是沒有意義的虛無。「如果你愛阿非,有沒有想過可能有更好的方法讓他快樂地過下半輩子?」

「有嗎?我想過了,不可能有更好的方案了。」非爸堅決地說。「如果真有,那可能就是求你的上帝醫好我的病,你說可能嗎?」

結果,非爸和阿非想的是一樣,需要一個神蹟。身為牧者,他也在想,如果因為上帝治好了非爸的病,非爸和阿非都信上帝,那是多麼圓滿的結局。只是,神就只有這個方法表達祂的愛嗎?

其他智慧之窗文章

(科學與信仰) 自隱的上帝
(阿非與阿基) 秘密

2015年1月內容

專題 • 耳聽八方 • 營商有道 • 天倫樂  • 親子樂 兒童天地 •生命線  • 智慧之窗 • 健康寶庫 • 世界遊蹤免費活動消息 • 香港角聲與你 • 勵志影視 • 繽紛世界 • 基督教服務 • 愛心匯點 • 生命的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