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美腳蹤: 她走了卻仍舊說話

2016年11月
李孟軒

1「如果我有一千條性命,都要用在中國!」這是英國宣教士戴德生的肺腑之言,殊不知在美國也有這樣一位女宣教士,以同樣心志在華北傳教近40年,她就是慕拉蒂(Charlotte Digges“Lottie”Moon, 1840-1912)。

婚約波折

讀慕拉蒂傳記時,多次被她熱血奔騰、永不言棄的毅力所感動。她在33歲那一年抵華,開始孤單的女傳道生涯。37歲時,她接受老師Crawford Howell Toy的求婚,願意和他前往日本宣教。到了那樣的年紀,身處戰亂,哪位女性不渴望成家?何況兩人資歷相當。Toy卻在此時發表了達爾文的進化論是上帝所認可的,並否定聖經無誤論,在浸信會製造了許多糾紛。

慕拉蒂無法認同Toy,只好取消了婚約。「我放棄了我們的戀情,因為上帝在我心中始終佔第一位。現在我們兩人因上帝而發生爭執,我選擇上帝的心,就更加堅定了。」這場婚約波折,使她更清楚上帝要她留在中國的旨意,從此更加無怨無悔地委身於基督,以上帝的愛來取代孤單失落。

畢竟人是塵土所造,若不在肉身上受苦,很難在上帝聖潔的性情上有分。慕拉蒂的事奉並不是一帆風順,神在她身上的雕琢,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2

3

4

偏見的牆

初抵中國時,她覺得中國人骯髒、怪異,思想迷信、落後,男人扎辮子、女人纏腳,因此堅持西式穿著,但基督的愛感化了她:「我必須先讓中國人接納我,他們才會接納我的上帝。」她開始穿華人的服裝,學習中文、融入中國文化,甚至為自己取了中文名字――李題鰲。

偏見的牆被主拆毀後,福音的路才為她敞開。即使中國人稱她「洋鬼子」、多加謾罵,她也願忍受和寬恕,和他們做朋友。有一則軼事講到,慕拉蒂喜歡烤餅乾,然後放在家門口,吸引鄉村的孩童;有人說那是有毒的,她卻不以為意,繼續烤;有些孩子拿了餅回家吃,又將母親帶來給慕拉蒂認識,她因此有許多機會向鄉村婦女和孩童傳講耶穌。

她見到中國婦女地位卑微,便開辦了慕貞中學和育英女子中學;又向婦女傳福音,改變她們的思維。在她的教導和牧養下,許多婦女拋棄了纏足惡習,又受教於西方知識和接受基督福音,在自己的生活中默默地活出基督教價值觀。

地上的勞苦

慕拉蒂在蓬萊平度的鄉村成立教會,奉行自立、自養、自傳。她趁著返美,完全交棒給華人同工,又故意滯美三年,不讓教會產生對她的依賴。平度教會在1950年代受到逼迫,直到1987年教堂舊址才歸還。在美國信徒的奉獻下,建築物重建。就在挖地時,出土了中國信徒於1915年為慕拉蒂立的石碑。教堂在2006年擴大聚會,有趣的是所有傳道都是姑娘,以紀念創辦的女宣教士。

她在呼籲婦女參與大使命的事工上,具有決定性的影響力。「美國的信徒,不應該問自己有沒有勇氣去中國宣教,而要問自己有沒有勇氣,留在富裕的美國享受。」在她擲地有聲的號召下,美南浸信會的姊妹們決心每天禱告,持續六個月,並籌款支援對華福音工作;結果婦女宣教會成立了,並在每年聖誕節舉辦「慕拉蒂聖誕奉獻」,直至今日。

1912年,中國戰亂,許多宣教士離華,慕拉蒂卻拿出自己所有的積蓄,幫助飢餓的人。她的手書寫道:「我求主憐憫,不讓任何的宣教士,像我一樣孤單。」她的身體不斷消瘦,並得了顱膿腫和重度憂鬱症,甚至幻聽幻覺。年輕的女宣教士Cynthia Miller陪伴她回美,沒想到在旅程的第四天,船經日本神戶時,慕拉蒂就息了地上的勞苦。

慕拉蒂宣教40年,歷困境無數,卻並未喪志:「當我騎驢訪鄉,從一個村落到另一個村落的旅程上,我很清楚地感受到主耶穌就在我身邊,陪伴著我。我也聽到祂溫柔細語:『看哪,我必與你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