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之窗: (阿非與阿基) 火化了還有靈魂麼?

2015年9月
文/龍若谷

15-2阿基張大眼睛看著非爸, 這種問題,他是怎麼想到的?復活了的身體,是否包括吃下去的其他身體?「非爸, 你是指小時候在大陸吃下的狗肉吧?」非爸總是藏著各種奇奇怪怪的想法,像他沒有弟弟,卻以為有;又不肯治療,要省下一分一毫給阿非,都令人費解。

旁邊的醫生沒有被非爸嚇倒,反而微笑問:「劉飛先生,你曾經是醫生,那應該知道,我們身體中的細胞都有周期,吃下去的肉,化為營養,滋養我們的細胞,經過快慢不同的周期,就都凋亡更新。」他在手臂上搓了幾下,燈光下,手指反過來黏上一點粉粉的角皮。「早上洗了澡,否則會搓出更多細胞屍體, 即係『老泥』。這是死得最快的細胞,所以,就是吃了人肉,早就代謝了。」厲害啊!把吃人當作醫學來研究,阿基不得不佩服這位醫生。

非爸馬上說:「那我……」卻咳了好幾下。「……那我全身的細胞既然都更新過不知幾百次,那我復活時還是我這個人嗎?」不等醫生回答,他伸出手掌擋在前面,苦笑說:「你不用回答,我可能很幸運,如果復活了,我應該還是我,因為癌是唯一不死的細胞,你的上帝一定認得我。」非爸也不是省油的燈。

醫生搖搖頭說:「劉飛,天下又不只你一個人患癌!上帝不靠這個來認證,你自有獨特的生命條碼,像超級市場的貨品,千百萬種當中,沒有兩個條碼是相同的,一個連你頭髮都數過的上帝,何須要你患癌才分辨出你來?」

這時,阿基想起看過柏拉圖一個有趣的假設,說:「對呀!非爸,你為什麼擔心雙重靈魂的事呢?如果真有此事,食人者與被食者復活時,豈不出現靈魂身體大兜亂?又一個惡人,難道可以透過不斷吃好人更替靈魂,而避開自己靈魂被審判的結局嗎?上帝不會這麼笨。」他正沾沾自喜於活學活用之際,誰知非爸臉色一變,陰晴難定。

「那你告訴我,這個例子中,食人者與被食者的身體是不是都可以復活?」非爸寒著臉問。

「如果他們都信耶穌的話。」阿基肯定說。

「怎麼可能?兩個人的身體已經更新代謝了, 又……如果我死了後火化,又帶著他的身體化為灰燼,怎麼個復活?荒謬,荒謬!」非爸一個勁兒搖頭,彷彿自己真的是食人者。「有先例嗎?」

醫生馬上說:「耶穌呀。噢!我是指祂的身體復活了,祂沒有吃人。」

「但祂的屍體沒有火化吧?」

「沒有,但祂死前被鞭打,釘在十字架上,傷痕累累,復活時卻完好無缺,還能吃魚,可能有腸有胃。復活的身體與我們現在的身體構造,可謂同中有異了。」

阿基聯想到教會史,插嘴:「中世紀有不少基督徒被教皇燒死,還有……羅馬時代,數不清的基督徒被丟進獅子坑,成為獅子的食物,他們復活時,也應該是有形有體有靈魂的。」

「但他們都復活了麼?」「等等,食人者犯下這麼大的罪,信個耶穌大佬就可以入會?不好意思,恕我直言,你們和黑社會……」非爸又咳了, 卻努力用手比畫著,阿基覺得他較前嚴重了。

「黑社會收人,去作奸犯科;耶穌收人,係要他們悔改,從此洗手不當罪人呀?」阿基看到護士小姐從簾外探頭進來,指指手錶,提示醫生時間過了許多。

「是的,罪有大小,但一律都稱之為罪。劉飛,你也是醫生,應該知道不管第幾期, 癌就是壞細胞,不會因為未擴散,便把癌細胞當作好細胞吧?」醫生攤攤手無奈說:「對不起!病有重有輕,醫院分配的時間卻都一律,今天只能談到這裡。下周做手術,由我操刀,你還有沒有問題?」臨行前,還依依囑咐: 「多跟牧師聊聊吧。」

「這醫生不專業,靈魂的事,他也搭嘴……」一出來,非爸便一邊搖頭,一邊嘀咕:「之前好幾個看我的醫生,都沒這些廢話。」。

「非爸,這張醫生一直唸你的名字,他對病人超關心的,下周他也會特別照顧你。」阿基盡最後努力,希望說服非爸接受手術。

「哼!他不會有這個機會!我上廁所,你不用等我了。」不等阿基回答,非爸扭頭便走。阿基呆住了,才記起還有藥要拿,站在那裡,走不是,不走也不是。

其他智慧之窗文章

(科學與信仰) 一個孩子的願望
(阿非與阿基) 火化了還有靈魂麼?

2015年10月內容

專題耳聽八方營商有道天倫樂親子樂兒童天地生命線智慧之窗健康寶庫世界遊蹤免費活動消息香港角聲與你勵志影視繽紛世界愛心匯點生命的旋律見證雲彩佳美腳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