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遊蹤: 悠然自得 漫遊澳洲

2015年10月
文/郭波

20-220-1我很喜歡旅遊,尤其是一個人驅車作長途旅遊,探古尋幽,兼有探險之樂。不久前,從新南威爾斯州,穿越維多利亞州,到南澳洲和北領地,來回五、六千公里,縱橫半個澳洲,令人心懭神怡!

從悉尼出發,沿太平洋一號公路西行。左邊是一望無際的大海和沙灘,右邊是連綿的山巒和樹林。公路平整舒坦,十分省油。大部分路段時速可達110公里。公路旁的行車指示牌,明確易懂。隔不多幾公里,就有小憩和車輛檢修的地方。加油站和小賣部,車行數十分鐘便可遇到。行車時,還隨處可見電線桿上裝有公用電話,是手機未流行之前安設的,有急事或手機信號不佳時,就可派上用場。

鴯鶓鳥 緊追隨

澳洲是個騎在羊背上的國家。一路行車, 隨時可見荒原上如撒落珍珠般的羊群。有時,見到牠們在公路邊吃草,肥肥壯壯的。偶而也有牛群在公路上漫步,浩浩蕩蕩的。開車的便要減速讓路, 倍加小心地從牛群中駛過,真是情趣盎然。有一次,在荒漠的公路旁稍作休息,一邊喝水,一邊揮手驅趕成群圍著我的蒼蠅。忽然發現遠遠的一隻鴯鶓向我跑來──是澳洲的國鳥,樣子像鴕鳥,澳洲的國徽上也有牠的身影──說時遲,那時快,牠一下子來到我面前,我曾抱過袋鼠和樹袋熊,心想鴯鶓也不一定有惡意。但牠的碩大身形、尖啄利爪,還是令我生畏。倘若送我一個香吻,臉上肯定留下終生「紀念品」,我霍地躍起,跳進車,走為上著。豈料鴯?緊隨不捨,與我並駕齊驅;跑了好幾百米,我一加油門,絕塵

而去。回頭一瞥,鴯鶓還在那裡站著,遙遙望著遠去的我。是怪我無情?還在祝我一路順風?

一路上盡享澳洲的粗狂、散漫、平和、優哉遊哉等不同的風情。唯一令人感到美中不足的是,總有些被車撞死的袋鼠、禽鳥橫屍路旁。另外,一路飛車,不時有無名昆蟲撞在前窗玻璃上,留下斑斑點點痕跡。隔半天就得找加油站清洗車窗。如果「袋鼠保護協會」或禽鳥昆蟲權益分子發難,抗議公路開通,造成動物無辜傷亡,那可怎麼辦?

澳洲熟 全球足

古有「湖廣熟,天下足」,如今在澳洲的公路上飛馳數小時,目下盡是望不到邊際的、由飛機播種的莊稼地,一遍青葱蒼翠,翻滾著綠油油的波浪。真要讚嘆的說:「澳洲熟,全球足」。進入南澳洲境內不久,公路兩旁漫山遍野的葡萄樹林,使你沉醉在享譽世界的葡萄酒濃香裡。

來澳洲之前,一位基督徒親友來送機。他真誠地說:「祝賀你到流奶與蜜的澳大利亞去。」近20年過去,每當我在美麗的澳洲大地暢遊時,親友的臨別贈言又在耳畔響起。澳洲不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卻是其中一個最富裕的國家。立國僅僅200多年,優厚的社會福利和完善的醫療保健、豐富的礦藏資源、得天獨厚的宜人氣候,再加上民風淳樸,使澳洲成為世界上屈指可數,最適合人類居住的地方!

2015年10月內容

專題耳聽八方營商有道天倫樂親子樂兒童天地生命線智慧之窗健康寶庫世界遊蹤免費活動消息香港角聲與你勵志影視繽紛世界愛心匯點生命的旋律見證雲彩佳美腳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