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之窗: (阿非與阿基) 姑媽的悔咎

2015年6月
文/龍若谷

1「你們講家事,我該避席的。」阿基站起來,忙解釋。若不是阿非說他有探訪、聊天、「告解」的經驗,硬逼他來向姑媽「套」非爸的秘密,他一定不會來參與別人的家事。對阿基而言,阿非姑媽到底比非爸還要陌生。如今趕鴨子上架,「有個女的就好了!可惜自己跟阿非都沒女友。」阿基一邊想,一邊不知所措的站著;阿非以為找他來幫一把忙,也太高估他了。

「阿基!你今天來幹什麼的呀?」阿非起來攔他。「阿基,你是自己人哪!以前住屋邨,阿非吃過你們家多少頓飯呀,客氣什麼呀?坐下!」姑媽再次熱情的捉住阿基的手,緊緊地。

「姑媽你才客氣,我也吃過不少阿非家的飯。」

阿基覺得自己好荒謬,聽人家的秘密就不客氣?「對啊!我媽,順德人!順德人煮的白切雞,阿基你也吃過。跟這一比,我們不過在咬扯一塊爛布。姑媽,這麼嫩的雞,你說老竇那時為什麼不愛吃?就是吃過那麼一兩次,也沒聽過他講好話,怪不得我媽要跑。」

「死靚仔,你懂什麼?這樣在背後說老爸壞話的嗎?」

「姑媽你不是一向都公道的嗎?好幾次,我都餓得抱著媽哭,老竇還是不讓我媽去醫院上班,他控制慾強,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哪兒不公道了?說起雞,你媽走後,不都給你買雞?你看你老爸都不吃的呢,那不都按你媽的意思……」

「媽的意思?你剛剛說什麼?」

姑媽嚥了口氣,緊握拳頭,「是的,你媽的意思是要補補你身子,我就按老家規矩,給你買雞喇!」「什麼時候說的?」

「她走後兩個禮拜吧。這事,我答應過你老爸不講的,反正他病成這個樣子,你也長這麼高了,他要是就這麼去了……我也不應該一個人把它帶到棺材去,你媽更不該被誤會……」

這次是阿非站起來,來回走了兩圈,這四十平方米的公屋顯得更窄了,窄得像牢房。揭露秘密,本來就是他和阿非來這裡的目的,可一旦面對,連他這個非當事人都想逃。半晌,阿非戰戰兢兢坐回來,側著身子向姑媽,那表情讓阿基想起會考放榜時,阿非看成績單前一刻,進退失據,又故作鎮定,問:「你剛剛說的秘密就是這事?只有我不知道?」

「是。但你要答應我不可以再去問你小叔的事。」秘密也有交換的?阿基想。如此,這小叔的事,豈非比非媽的事更不可告人?

「我媽的事不是更要緊嗎?你快講吧!」

「其實你媽走後那兩、三年一直有聯繫我。有時打電話,有時直接來我這裡。但她不讓我告訴你老爸,說只要他知道,她就不再出現。」

「那時她過得好嗎?」

「我看臉色還不錯,穿著也比以前時髦。至於住哪裡?電話號碼是什麼?有沒有當成護士?她什麼都不說,只問你和你老爸的事,吩咐我一定要常來看你。錢給得多,多得我怕你老爸發覺。」

怪不得,阿非記起那時老竇開始定時去酒樓上班,姑媽來看他時,一進門就問:「今天吃了雞沒有?」只覺得她好正氣,原來她那時還暗藏玄機,連直腸子的姑媽也這麼能藏呀,阿非覺得有點不認識她了。「後來呢?」

「後來,我就忍不住告訴你老爸喇!那次你肺炎入院,發高燒盡在叫你媽,我急啊,就跟他說要讓你媽來看你,結果呀,你老爸就守在我家,我能怎樣?只好在醫院守著你,結果呢,就沒結果了,你媽從此沒再來找我了。我想他們在我家見過面,但事後你老爸就是什麼都不肯說,我早叫他要好言相勸……」

「那你幹嗎不早點告訴我這事?」阿非氣,所以他想的對,是老竇害媽不回家。

「他不讓我說呀!我想是怕沒面子吧!我也沒敢說,是因為這聯繫是我弄斷了,當初就不應該告訴你老爸的,我常想若一直守口如瓶到你長這麼大,起碼你跟你媽也應該見上面了,我呀,對不起你,非仔!」姑媽叫著阿非的乳名,幾乎要哭。阿基不知所措,只好起來取紙巾,送上後就悄悄站到廚房去。舊愁未了,阿非會不會對姑媽、非爸新恨猶生?家庭往事,咬扯了這些年仍然讓人吞嚥困難,那才是爛布。

這次,阿非沒起來攔他。

(待續)

其他智慧之窗文章

(科學與信仰) 設計與巧合
(阿非與阿基) 姑媽的悔咎

2015年6月內容

專題耳聽八方營商有道天倫樂親子樂兒童天地生命線智慧之窗健康寶庫世界遊蹤免費活動消息香港角聲與你勵志影視繽紛世界基督教服務愛心匯點生命的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