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子情: 鐵塔凌雲

2016年10月
梅思

1

2「鐵塔凌雲,望不見歡欣人面;富士聳峙,聽不見遊人歡笑;自由神像,在遠方迷霧,山長水遠,未入其懷抱;檀島灘岸,點點磷光,怎能及漁燈在彼邦!」

《鐵塔凌雲》是60年代香港歌星許冠傑唱紅的歌曲。去年朋友們相約往市郊的中國餐廳聚餐,有人印了這首歌帶來,把歌詞略改,變成歡樂版《鐵塔凌雲》:「鐵塔凌雲,處處是歡欣人面;富士聳峙,聽到眾多遊人歡笑;自由神像,在遠方宏立,山長水遠,盡入我們懷抱。」雖是遊戲之作,也可看出大家在此生活相當順心,把他鄉作故鄉了。

已到知天命之年的老闆,與一位夥計在廳堂合作招呼客人。看到老闆,不知道該說什麽好。說「你好嗎?」不合適,怎麼會好?若問「你還好嗎?」更不妥,能怎麼樣?只好拍拍他肩膀,給他一個鼓勵的眼神。

2015年3月30日報導:「巴黎北郊中國餐廳發生血案,青田籍夫婦被雇來試工的兩名匈牙利籍青年襲擊,老闆娘當場被殺害,老闆重傷。」這樣恐怖的事件,竟發生在朋友工作的餐廳!

想到前來十三區華人服務中心求助的個案,每個都有不同的故事,卻是同樣艱辛。

小莉(化名)偷渡過來十年,也不知道她拋下家鄉什麼親人,獨自來此闖蕩,做家庭保姆。她因眼疾前來中心,請義工陪同看病;要回去上班,但語言不通,沒法買地鐵票。教她買十張一套的票比較划算,她說不知何時,這份工作可能待不下去,下一份工不知道落腳在哪個城鎮,不敢多買。最後,她還是決定買一套票,見她從外套袖子的口袋小心翼翼取出一張疊成比豆腐乾小一倍的方塊,原來是一張20歐元鈔票。

一個做餐廳廚房工的瘦小男子,來到中心求助。工作的餐廳將要結業,因政府要徵用那一帶地段,需要遷移所有店家。男子沒合法身分,用別人證件報工,老闆是知道的。萬一老闆不付他遣散賠償,他也不敢上告。為老闆苦幹十多年,他的要求不算高,若能拿到一萬歐元返鄉,已心滿意足。16年來,孤身在遙遠的異鄉打拼,一萬元也就是長年與妻兒分離的代價。16六年是5,800多天!回到家鄉,妻兒能認得他嗎?

一位操廣東話男士要填醫生紙,因心臟開刀,病假一個月,復工需要找家庭醫生出生病證明。他常年在燒烤外賣店工作,老闆讓員工中飯都吃店裡售賣的烤鴨、叉燒、油雞等,午餐費自動在薪金扣除。不吃白不吃,加上燒烤肉品味道好,便吃得開心,吃得心臟幾條血管都塞了。

《鐵塔凌雲》,果然有憂鬱版與歡樂版。上帝說:「我的恩典是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目光看遠一點,自由神像就在遠方迷霧。日子陰晴不定,雨後的天空卻出現彩虹,這是神與人所立的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