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推薦

  • 魚目混珠

    人若說「我愛上帝」,卻恨他的弟兄,就是說謊話的;不愛他所看見的弟兄,就不能愛沒有看見的上帝。愛上帝的

    方曉
    2020-07
  • 小葉茼蒿

    小葉茼蒿是一種平凡、粗糙的田園蔬菜,容易種小葉茼蒿是一種平凡、粗糙的田園蔬菜,容易種植,而且是一種保

    城市農夫
    2020-07
  • 華裔移民成為代罪羔羊?

    最近讀到一篇文章,看後深有同感。作者最近讀到一篇文章,看後深有同感。作者雖是伊拉克移民,但其經歷和體

    陈炽
    2020-07
  • 黑夜就要過去

    在紐約疫情最嚴重的4月,教會主日線上聚會,郝牧師講道時,他自己帶敬拜、自己彈吉他,似乎充滿了活力。我

    郝萬以嘉
    2020-07
  • 1

广告合作

角聲動態

人生路上的奇遇 信仰

現在是2020年的春夏之交。最近幾個月,新冠肺炎在美國尤其在紐約大爆發。和戰爭的恐怖不一樣,戰爭有前線有後方,前線充滿流血犧牲,後方相對安全,但在這次大疫之中,人人都面臨危險。死亡的蔭影,籠罩在每一個人頭上。

這處境,和當年耶穌眾門徒走投無路的狀況非常相似:他們曾經滿懷熱誠和信心、甚至捨棄財產和家庭來跟隨耶穌,可是主卻被釘死、遺體也失蹤了,理想、盼望和人生計劃全都成空;面對猶太人的迫害和更多的災難,還能依靠誰呢?《路加福音》二十四章記載,有兩個絕望的門徒,從耶路撒冷逃往以馬忤斯,以為那地方可以使他們從恐懼、痛苦和死亡的陰影中解脫出來。

今天的我們也在逃亡!武漢爆發疫病時,中國人往美國逃;歐美大爆發後,海外華人又往中國逃。本地居民則往家逃,居家避疫。可是就連家也是不安全的——病毒可能從窗外飄進,家人也會交叉感染......我們的以馬忤斯,在哪裡?

從早期教會起,特別是一千年前十字軍東征時,人們就用盡一切方法,包括考古研究,試圖確定以馬忤斯的地理位置,終是沒人知道它究竟在何方。事實上,逃亡的這兩位門徒也沒到達那村子,他們在去以馬忤斯的路上,遇到了一位陌生人和他們同行。

這陌生人就是復活的主耶穌,但他們的眼睛迷糊、不認識祂。祂向兩個門徒講解基督的受難、復活、得榮耀的道理;讓他們明白,所經歷的一切都是舊約預言的應驗,出於上帝的旨意;讓他們知道,戰場在耶路撒冷,而不是以馬忤斯......

當他們與祂一起進餐、擘餅,才終於認出了祂!生命之火重新燃燒起來,他們立刻起身,在黑夜中走上重歸耶路撒冷的道路——重返生命的道路。耶路撒冷,不再是叫人傷心欲絕的地方,而是新生命的目的地。在那裡,他們和其他門徒一起分享基督復活的好消息,自己也從死裡復活了!福音書告訴我們,以馬忤斯離耶路撒冷25里,那應該就是逃亡者與復活主奇遇之處。

跟隨過耶穌的門徒有很多,我們只知道這兩位門徒中有一位叫革流巴,僅在這裡出現過一次;另一位則連名字都沒有記載。不能確定他們的具體身分,表明他們擁有更廣泛的代表性——在這個世界上,絕大多數是不為人知的人,所謂芸芸眾生;代表著任何陷於恐懼、絕望、痛苦、沮喪、憂慮不安、甚至面臨死亡威脅的普通人,很可能此時就坐在我們中間,或是我們自己。

美國著名作家、神學家Frederick Buechner描述:當生活負擔太過沉重時,以馬忤斯就是我們要去的地方。我們去酒吧,去影院,甚至去其他不好的地方,試圖在那些地方擺脫重擔,忘掉以往的一切,無論怎麼過日子都一樣......

人人都需要從壞消息中解脫出來,我們全都需要脫離失望、沮喪和傷害,就像這次大疫中所面對的一切。正如那兩位門徒逃離耶路撒冷一樣,逃避必須面對的現實和挑戰,逃避自己的責任,而這是一條錯路——我們以為安全,要躲進去的地方,無論是地理上有具體地點的,還是心理上的看不見的心靈角落,都不可能成為無處不在、讓恐懼的人感到安全、絕望的人得到慰藉的地方。

每個人在一生之中都不免遭受失望、痛苦、挫折和恐懼,但只要我們像那兩位門徒一樣,情意迫切地請求耶穌與我們同行同住,任何地方都會成為以馬忤斯——與主相遇的聖地,屬靈避難所。祂會讓我們不再緊盯著自己的傷痛,而是放開目光仰望主的慈愛恩典;幫助我們在深沉的黑夜,展望新的生命之路。

耶穌,復活之主,永遠與我們同行在人生道路上:「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馬太福音》二十八章20節)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