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迴響: (守望雙聲) 澳洲特色

2013年9月

博彩文化•大眾「娛樂」

文/呂家聲

18、38、8、28……又是每週的六合彩攪珠時間到了……最近積寶彩金越來越豐厚,能夠一夜貴為富翁的夢想,有誰不羨慕呢?最近新聞又報導悉尼市的第二賭場計劃已獲通過,名義上是振興經濟,吸引更多遊客,當然也帶給政府庫房龐大的額外收益。

在澳洲,賭博被視為「娛樂」之一,輸了就當做善事,一舉數得。而「刀仔鋸大樹」的心態已成風氣,君不見每天均有成千上萬的小市民在報攤「排長龍」,各適其式,從一元幾角至數十元的投注,即刮即中啦、積寶獎券啦、Lot to等等;各省亦相繼設立「賭場」;也有英皇御准的TAB,每日每夜均有不同的「運動項目」供投注;當然還有俱樂部內的「吃角子老虎機」等;而每年的墨爾本杯賽馬盛事,更是全國「賭博日」,各行各業可以在這賽事中完全停頓下來……這一切都成為大眾化的「娛樂」事業。

在電視傳媒上,亦不斷傳遞著「賭博」的節目,過去有引人矚目的「成為百萬富翁」遊戲,從小數目「博彩」,在短短15、20分鐘回答簡單的選擇題,眨眼之間就可以夢境成真。如果你說「賭博文化」是澳洲特色之一,相信也絕不誇張。

誰知博彩的背後,卻是許多罪惡的根源、引以為鑑的悲劇。因「賭博」而帶來的錢債糾紛、自殺、誤殺親兒、家庭破裂等慘劇,已是司空見慣。「小賭怡情」這句話不知害死多少人!究竟人們何時才會醒覺呢?嗜賭難戒是街知巷聞的事實,抱著「僥倖」的心態和貪念,只帶來無盡的悲哀。《聖經》的話發人深省:「但那些想要發財的人,就陷在迷惑、落在網羅和許多無知有害的私慾裡,叫人沉在敗壞和滅亡中。 貪財是萬惡之根。有人貪戀錢財,就被引誘離了真道,用許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提摩太前書》六章9-10節)

賭博之所以有如此大的魔力,背後正因為人內心有一份難以抗拒的貪念,並且每個人在物質上都不會知足。有了一百萬的財富,誰都希望有天能夠多賺一百萬;買了一棟房子,最好就在幾個月後房價暴漲,升值幾成!

朋友,貪念正正反映出我們內裡的私慾,不斷地希望擁有更多,可惜的是:幾多才算是足夠呢?中國至理名言:「人心不足蛇吞象」;況且,物質上的擁有並不能真正滿足人內心的「空虛」。在物質富裕的社會,我們真正的需要不是比其他人擁有更多,乃是要知道生活的目的是什麼。你需要真正的信仰,去承載那無定的人生。你找到了沒有?


嗜酒文化•列為「國寶」

文/潘振輝

不知是誰開的玩笑,為袋鼠國釐定至寶,從此以後,無論到澳洲定居或旅遊的華人,皆爭相流傳這三寶為「蒼蠅、肥婆、醉酒佬」。何以為三寶,竟無人曉得。但在互聯網搜索時,卻未聞洋人有「三寶」概念。

澳洲得天獨厚,地大物博,紅酒白酒品質優良,又價廉物美,故澳人愛酒。他們愛酒,正如中國人嗜茶一樣,醉翁之意多不在酒。到處臨立的酒舖,只是西洋版的廣東人茶樓;是辛勤工作後與友人聚首,談天說地、發發牢騷,舒解一天疲累的心理治療室。愛酒,也不盡是澳洲人的專利,我們朗朗上口,傳誦經年的不少詩句,皆與喝酒攸關,諸如《月下獨酌》的「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水調歌頭》起首的「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蘇幕遮》的「明月樓高休獨倚,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證明中國人也與美酒有千絲萬縷的情意結。既然酒文化到處皆是,又何慮之有?

所憂者,當然不是輕嚐慢品的喝酒態度,而是不負責任的暴飲文化。不少澳人有狂飲(Binge Drinking)嗜好,在一家酒舖喝完不同類別的酒後,又跑到另一家酒舖,一家復一家,直至醉臥街頭。在酩酊大醉期間,大吵大鬧,失去自控能力,甚至酒後駕駛,害己害人。令人擔心的是「醉酒佬」有年輕化的跡象,每當11月份,不少應屆高中畢業生如潮湧至黃金海岸,狂歡醉酒,作出荒誕行為,遺憾一生。當然亦有借酒消愁,一洩心中抑悶,又或者生無方向,藉以逃避現實。

酒,並不是被咒詛的穿腸毒物,《聖經》亦非完全抵制喝酒,就連耶穌的第一個神蹟也是在婚宴上將水變酒(《約翰福音》二章1-11節),保羅也勸喻提摩太「因你胃口不清、屢次患病、再不要照常喝水、可以稍微用點酒。」(《提摩太前書》五章23節)。正如賜下的百物,酒也屬於「神看著是好的」,只要我們莫「把順性的用處變為逆性的用處」,成為「醉酒佬」,淪為酒的奴僕。「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蕩、乃要被聖靈充滿。」(《以弗所書》五章18節)有上帝引導,人生就豐盛美滿,不需依靠它物填補。

其他社區迴響文章

(守望雙聲) 澳洲特色
中秋聯想

2013年9月內容

專題社區迴響天倫樂親子樂生命線智慧之窗佳美腳蹤教會消息生命的旋律藍山集世界遊蹤健康寶庫美味人生繽紛世界小說精華雲彩集國際時事生活資訊愛心匯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