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汪成了眾愛 家庭

汪汪與鄰居小孩

自從汪汪來到我們家,來探訪的人不知不覺多起來。鄰居和教會主日學的小孩子都很喜歡這隻友善精靈的貓咪。很多時我從窗戶望出去,便看見幾個小孩子圍著汪汪在行人道玩耍,汪汪在地打滾,表演牠的討好技巧。有幾次我帶汪汪到教會與主日學小孩子相聚,孩子們都熱情地摸摸牠,汪汪沒有一點抗拒,乖乖地奉陪。

汪汪與鄰居小孩

汪汪很懂外交之道,常常與路人搭訕,每看到有人走近,牠便跑上去,在行人道上打滾,引人注意,或者向對方發出咪聲,像是說「哈囉」。通常路人都停下來摸摸牠,牠便心滿意足;也有些人不理會牠,牠便慢悠悠地走回去,似乎也處之泰然。牠最喜歡對門的鄰居夫婦,每當看見他們駕車回家,便跑過街道向他們打招呼。汪汪的熱誠感動了他們,常常在家中儲備一些貓糧款待牠,甚至邀請牠進入家中享用。

逗人玩耍的招式

每年我們一家都有兩星期出外旅行的安排。有一年我們去多倫多,便安排牠入住牠的獸醫附設的寵物酒店(其實是一個「套房」籠子)。旅途中很惦念汪汪,有歸心似箭的感覺,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把汪汪接回來。當踏入獸醫的診所,除了聽到一些狗吠聲,隱約聽到一隻貓尖叫的哀聲,我想不是汪汪吧。聲音愈來愈近,愈來愈大,果然是牠!抱著汪汪的工作人員很客套地告訢我:「你的貓很多話說(Your cat is very vocal)。」汪汪看來憔悴和消瘦了許多,我們心疼得很。自此,我們再沒有全家出外旅行,母親自願留在家中照顧汪汪。其實,她也享受與汪汪有獨處的時光,漸漸地汪汪便成了母親的寵兒。

每天母親給汪汪預備不同口味的菜式,有罐頭、乾糧、火雞、火腿和水燙白肉雞片,我們常取笑汪汪吃的是滿漢全席。母親喜歡烹飪,每天大部分時間花在厨房裡,而汪汪則喜歡在屋外流連。好幾次,汪汪突然在厨房的大窗戶外面出現,把母親嚇呆了。我量了一下地面到窗邊的高度,約有六尺,而窗外圍磚的闊度只有五寸,汪汪要從地上準確地跳上六尺高的窗,又穩踏在僅五寸闊的磚上,這是很有難度的,汪汪的輕功實在令人驚訝。

從窗外看「婆婆」做貓餐

汪汪漸漸長大,膽子也越來越大,我們也過分寵牠,慢慢地我們成了牠的傭工。牠很挑食,對著不喜歡的貓糧便發脾氣大叫,我便連忙給牠換另一罐的食物。牠最喜愛吃的是火雞,我們在外買午餐,總是選擇火雞三文治,回家時把大部分火雞肉給汪汪,我們吃麵包和剩下的一點點肉。當牠的貓盆骯髒的時候,牠很生氣地大叫,並看著先生替牠清理貓盆,儼然一個監工的樣子……我們甘心樂意地為牠效勞。

想到我們對汪汪的寵愛,就會思想主耶穌對我們的愛,祂是這樣地接納我們、寶貝我們,即使我們這樣不可愛,常常悖逆,祂卻從未放棄我們,用祂十字架的愛每天更新我們,何等感恩!盼望還沒有得著這愛的朋友都快來尋找祂。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