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新冠肺炎的短兵相接 芝城園地

我確診後,卻免了入ICU用呼吸機和插管之苦,經過十來天的住院便康復了,上帝免了我皮肉之苦,我感覺到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的真實,甚至我在死蔭的幽谷中走了捷徑,我與新冠肺炎只是短兵相接!這是耶穌給我的恩典。

三月中,新冠肺炎在伊利諾州蔓延,我太太當時在一間護老院工作,四月中聽說有員工確診病毒,4月23日她開始有發燒骨痛的症狀,檢驗結果,證實已感染,便開始服用Tylenol和一些中藥,感謝主,發燒很快受控,且慢慢康復;那時,我們都在家自我隔離,不在同一個房間,洗手和帶口罩更不用說了。不過我亦在25日作了檢驗,以求安心,但報告結果要等四天,而我第二天便發熱不適,估計不用看報告也預料到中招了。

中招一星期  自己走進急症室

一如太太處理的方法,服用Tylenol和中藥,以為依樣畫胡蘆服點藥便成,奈何,對我毫無效用,體溫沒退反升。再嘗試轉用一般的感冒藥,呀!體溫回落,心中頓覺舒緩,然而當晚發燒復臨,早上再服感冒藥,體溫仍然波動,我加重些感冒劑,可惜都好像起不了作用,晚上仍然發高熱,正在發愁其間,有弟兄提議可試用Ibutprofen,4月29晚試用,奇妙的當晚熱退了,我便感謝讚美主,以為可以回復正軌,好像太太一樣慢慢康復。那時我己經撐過了一個多星期,滿以為應該很快就可以過關了。

體溫受控,但身體卻是疲累不堪,到了5月3日星期日,參加教會網上崇拜後,心中有個怪念頭——可能要住院了。下午在家自行理髮,當時覺得有點呼吸不暢順和不時有點咳嗽,因此與太太商量後,決定到醫院急症室。於是傍晚,與太太徒步走進急症室,進去時,還覺得有點怪怪的,因為外表看來,真不像個需要去急症室就醫的人呢!

在收拾簡便隨身物時,我還記得帶手機、平板電腦和充電器;進了急症室後才醒覺跟太太連說一聲再見都沒有,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了。自此我們用手機聯絡,然而心中沒有不安和挂慮,也不感覺到自己病情嚴重,回顧時感覺到是上帝的同在,用平安代替了我心中的惶恐和挂慮。

住院十一天  蒙保守平安度過

一進急症室,再做檢驗,證實中招,照X光片和給我輸氧氣,大概因為是傳染病,他們很小心,原本要轉上病房留醫,但因醫院未有預備好的房間,所以先要在急症室過一晚,那晚睡得真不好,不時有咳嗽,間中頗厲害的,醫護人員都有進來查看,我就問他們情況,他們說是因為我血氧偏低,怕我缺氧,因為我的肺功能正在下降,外表看可以自由走動的我,實際上肺炎已經在蔓延擴散,這才曉得上帝提醒我及時入院,又是祂一大恩典。

5月5日轉到附近的醫院,又是一輪抽血、檢驗,不久來了一隊的醫護人員,他們都全副武裝,查問了我的身體狀況和如何引至發病的經過,之後,他們交頭接耳談了一會兒,就問我有什麼問題,我便問「現在我的情況如何?會怎樣治療?需時多長?」他們說,我的病情不算嚴重,雖然肺部明顯被病毒感染,導至咳嗽和呼吸有些困難,但肺炎尚屬初期,缺氧情況還未到要用呼吸機來幫助,因此他們會讓我轉去密切觀察區,一旦病情惡化,或出現嚴重缺氧的現象,就要到深切治療部(ICU)。我接著問「要入ICU的機會有多大呢?」回答是:要看我以後兩天的病情如何,變數很多。聽後我心中出奇地平靜,把自己交托給上帝,反正醫生們都沒準確答案。

以後幾天在醫院的時間,都是糊里糊塗不太記得清楚了,只是明顯的我沒有插管和轉去ICU,還記得有一兩次在睡夢中被弄醒,護士要給我多加氧氣,原來我血中的氧分偏低,引起警訊,但總的來說,尚算平靜。只是睡的時候多,什麼電視、電腦都提不起興趣,一日三餐按時送到,可是一點食慾都沒有,自己點的餐,卻什麼都不想吃,但如果不吃,身體便會衰弱,康復的時間會更長,所以強迫自己進食,那時才理解到味同嚼蠟的意思。感謝主,幾天後胃口慢慢恢復了。如是者在醫院過了11天,蒙主保守,平安出院。

康復兩個月  回數上帝的恩惠

轉眼已出院兩個多月了,身體基本上康復了,只是新冠肺炎的殺傷力甚廣,據說受損器官的恢復會異常緩慢。感謝主,在這些日子裡,除安靜休息,也回顧數算一下上帝的恩惠,不少的恩典是當時在對抗病毒期間沒有察覺到的,分享如下:

整個病程中,上帝給了我超然屬天的平安,沒有慌張忙亂,我和我太太和兩個女兒,都能處之泰然,靠主度過難關,特別是在隔離不能見面的情況下,上帝所賜出人意料的平靜安穩更顯寶貴。

我夫婦倆先後中招,我感謝主讓太太在幾天後便慷復,不然麻煩就多了,特別在我出院回家後,體虛氣弱,家中的起居飲食,全要她一手包辦;此外亦感謝教會弟兄姊妹,除了代禱問候,更送上愛心水果飯菜,讓我深深地感受到家庭和主內肢體的愛和溫暖。

新冠肺炎的可怕,無用多說,但我在確診後,卻免了入ICU用呼吸機和插管之苦,聽說那過程是十分痛苦的,不但復原率不高,而且還會有很長的康復期。而我呢,經過十來天的住院便康復了,上帝免了我皮肉之苦,我感覺到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的真實,甚至我在死蔭的幽谷中走了捷徑,我與新冠肺炎只是短兵相接!這是耶穌給我的恩典。

「上帝聽禱告」的意念,信主多年,並非陌生,但這一次真實經歷了:上帝聽了眾多弟兄姊妹的同心呼求。自發病初期,教會的弟兄姊妹就切切為我禱告,甚至我所參予事奉的機構,在美國不同的地方都在記念我,遠到香港和中國大陸的弟兄姊妹亦然,這實在深深地感動了我們夫婦,其震撼遠遠過於「受寵若驚」這四個字能形容的,我享受到被弟兄姊妹關愛的甘甜和眾人同心禱告的力量,願榮耀全歸於那厚賜恩惠的主耶穌!

在我的生命歷程中,不時會發出這樣的疑問:為何是我要面對這個處境?Why me?這次與新冠肺炎交手後,有新的體驗:若不是走過了死蔭的幽谷,又怎能具體地經歷主的拯救和平安呢?我不是說要自找麻煩地去經歷上帝,乃是珍惜和學習、認定困難和逆境著實是變相的祝福,有了經歷便有生命的見證,讓多人知道主耶穌的能力是何等的浩大,祂的慈愛是何等的深。願主耶穌的愛同樣活現在你的生命中!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