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愛人者及其胥餘 弗州園地

警察蕭文 (Derek Michael Chauvin) 壓頸執法致死悲劇發生後,其妻凱莉 (Kellie Chauvin),也同時成為被正義的對象,連續數週在社群網站遭到種族歧視與性別歧視的雙重攻擊。

我們都知道「愛屋及烏」這個成語:因為愛一個人,連停在他房上的烏鴉也覺可愛。事實上,華人自古就視烏鴉為「不祥之物」,愛一個人到了連其屋上的不祥之物都不覺討厭,可見愛之非常!

每個成語都有典故,愛屋及烏就出自《尚書大傳‧大戰》的記載:商朝最後一個暴君紂王盡失人心;當周武王率眾諸侯討伐之時,商軍倒戈;首都朝歌陷落,紂王自焚;商朝覆滅,周武王卻犯愁:舊王朝的人如何處置為好?姜子牙便向周武王進言:「臣聞之也,愛人者,兼其屋上之烏;不愛人者,及其胥餘。」意即「我聽說過這樣的話:如果喜愛那個人,就連他房上的烏鴉也一起喜愛;如果不喜歡那個人,就連家僕或院墻籬笆也一起討厭。」

可見,無論是愛人及其屋烏,還是恨人及其胥餘,都是一種極端盲目心態,在心理學上被稱為成見效應:人首先根據自我好惡推論出認知對象的品質;前者或不會損及他人,後者則必會危及他人。

5月25日,警察蕭文(Derek Michael Chauvin)壓頸執法致死悲劇發生後,其妻45歲的凱莉(Kellie Chauvin),也同時成為被正義的對象,連續數週在社群網站遭到種族歧視與性別歧視的雙重攻擊。

當他們的跨種族婚姻被媒體曝光後,凱莉便被網友以「露(Lu)」稱呼,這是用來形容有白人崇拜思想、專與白人男子交往之亞裔女性的綽號。國家廣播公司(NBC)報導,一些民眾特別是亞裔,紛紛對其婚姻選擇予以惡評:「根本是個自我作賤的亞裔」、「想靠著嫁給白人提升自己的社會地位」、「婚姻選擇是基於白人崇拜主義」......

不分青紅皂白地對亞裔女性的跨種族婚姻說三道四,無疑剝奪了亞裔女性的獨立自主;只要看到亞裔女性嫁給白人,就斷言她一定存在內化的種族歧視,是認為亞裔女性沒有權利選擇想要之生活的偏見作祟。

輿論對於凱莉的攻擊,顯然就是成見效應——抓住某個好或壞的特徵,而斷言這個人完美無缺或一無是處。凱莉並非壓頸執法置人死地的蕭文,但人們卻毫無節制地把對蕭文的恨惡轉移到了無辜的凱莉身上。我甚至懷疑,在蕭文被捕的第二天,凱莉就以婚姻破裂無法挽回為由,向法院訴請離婚並改姓,是否出於對自己及其子女生存環境趨於惡劣的擔憂。

在台灣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中,殺人兇手的家人也是在社群大眾與受害人家屬的合圍之下無處安身,只得隱姓埋名地屈辱而活。有句流傳甚廣的名言:自由啊,多少罪惡假汝之名!同樣,亦有許多隱身的罪惡藉正義之名,故《聖經》藉《傳道書》告誡世人:「 我又見日光之下,在審判之處有奸惡,在公義之處也有奸惡。」(三章16節)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