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焦慮 生活资讯 休士頓角聲社區中心

焦慮可以描述為人體內的強大力量,通常可決定對自己和他人的看法、感覺和行為。焦慮有時有幫助,但很多時候,可能導致一些可能會後悔的事情。學會識別焦慮,可讓我們的行為表現更優越和富有成效。

學習識別焦慮,有助於所有的人際關係,尤其是最親密和重要的關係。以下內容適用於多個關係及任何的環境,如工作場所、鄰里、家庭、教會等。這裡不探討與精神疾病有關的焦慮症。

焦慮的生理基礎

當人們意識到環境中存在對自己的安全有威脅時,神經系統會釋放出壓力荷爾蒙,如腎上腺素、去甲腎上腺素和皮質醇,這為「戰鬥或逃跑」做準備。換句話說,當人感覺到受威脅時會焦慮,而身體會為戰鬥或逃避該威脅做好準備,大腦的思維也開始關閉,讓我們無需思考就能做出反應。杏仁核就是其中之一,在焦慮中起著重要的作用,它是大腦的「情緒中樞」,負責存儲事件及其情感的記憶,以便我們將來可以識別類似的事件。

焦慮可分為急性、慢性。

急性焦慮會對即將到來的實際安全威脅( 例如遇到危險的動物或即將撞上來的汽車)產生自動和立即的反應——大腦的反應不加思索的部分會主控,以維護生命; 一旦威脅消除,大腦恢復正常狀態,焦慮就會逐漸消退。慢性焦慮通常與經歷有關威脅引起。此外,即使威脅的感覺可能是真實,但並未受到身體傷害的危險,從意義上說這不是真實的。人們對慢性焦慮的反應通常是可以改過來的。與急性焦慮不同,即使消除了威脅,慢性焦慮也常常像「背景噪音」一樣跟著我們。

讓我們想像一個孩子在家庭中經常目睹大聲爭執、憤怒的肢體和語言表現、大吼大叫、爭議和彼此侮辱,作為一個不具備成年人應對能力的孩子,他所遭受的對安全構成了非常現實的威脅。當孩子對這種威脅感到焦慮時,其他事情會在不知不覺中發生。首先,他對所見到的敵對行為作出解釋,然後可能會感受到與這些解釋有關的各種情緒,然後以自保安全狀態的方式作出反應。這例子中,孩子可能會解讀含意為:「媽媽和爸爸不再愛對方……意見分歧是壞的……當分歧時人們會彼此傷害」;伴隨這些含意的可能是悲傷、憤怒、恐懼等。最後,為了維護安全,孩子可能會躲在房間裡,避開那些令人痛苦的互動。

想像一下這孩子長大成人後,他與朋友的平常交談有分歧時,可能令他大腦的杏仁核回想起親眼目睹父母大聲爭吵和意見分歧的童年經歷。即使朋友的言論對他並沒有真正的威脅,他仍會對朋友的言論引發焦慮。對他來說,「意見分歧是壞的」之含意在他成長的過程中一直不自覺地伴隨著他,因此當他考慮是否與朋友提出不同意見時,會感到焦慮,以及與之相關的不愉快感覺。簡而言之,當引發慢性焦慮時,大腦會做出反應,好像過去的威脅真實發生在當前一樣。結果,成年人可能會採取各種方式作出反應,以保持自己的身體或情感安全,方法可能是停止對話並走開、試圖改變對話的話題,甚至可能同意朋友的看法(即使事實並非如此)。這是慢性焦慮對生活和人際關係可能產生影響的例子,但如前所述,對慢性焦慮的反應是可以改過來的,因此作為成年人,可以選擇對我們和他人有益的新行為方式,而不是堅持用兒童時期的反應。

識別焦慮

識別焦慮,可以令我們有意識地作出有利的反應,而不是不經思考的反應。請記住,儘管焦慮似乎是令人不愉快的經歷,但它本身並不是好事也不是壞事。焦慮是人類經驗的正常組成部分。它可能有害或有用,無論情況如何,如果我們願意,它總是可以充當出色的老師,使我們加深對自己的了解。一個好的開始,是學會觀察不同的焦慮跡象。在焦慮時,身體通常會以可預測的方式作出反應,可能包括肌肉緊張、出汗、心臟快速跳動、發抖、顫抖、呼吸急促、頭痛、噁心、腹痛和頭暈。

研究人員認為情緒可分為四大類:悲傷、憤怒、高興和害怕。欣快感或高興感通常在非威脅情況下引起,與焦慮無關。可是憤怒、悲傷和害怕的「不愉快」情緒,以及它們的同類感受和變化的強度通常可以表明潛在焦慮的存在。當人際交往中變得焦慮時,人們通常會採用以下姿勢的一種:衝突、距離、功能過度和功能不足,投射或三角關係。再次提醒,這些回應本身沒有好或壞,對或錯,它們中的任何一個都可能適合於不同的情況,但是請在發生這些行為時努力予以注意,以便可以選擇對自己的關係最有利的方式行事。

當一個或多個人採取對立和侵略的姿態時,就會發生衝突。參與衝突之人的特徵包括:試圖迫使不同意的人達成一致;不能有錯失或「失敗」;不願意改變自己,欺凌或支配他人;怪責他人。衝突可能導致激烈的爭論,並升級為暴力。說服也可以被認為是輕微的衝突形式。焦慮時保持距離的人將處於迴避和被動的位置,這可以表示為身體上或情感上的分離。他們無法容忍人際衝突。因此這種關係通常是和平的,但也是膚淺的。「切斷」是一種極端的保持距離形式。

功能過度和功能不足表明了一個「關係互惠」的概念,這意味著他們經常在一起。當一個人功能過度時,則另一人必然功能不足。功能過度可以說是其中一方比另外一方合理承擔的責任更多,無論是工作任務還是情緒處理;反之,功能不足一方所承擔的責任則更少。「20%的人在做80%的工作」,從某種意義上說明了這一概念。「取悅他人」是另一個示例,它說明了對他人的感受,承擔責任或拒絕對自己承擔責任。當兩個人為了減輕自身的焦慮,其中一個或兩個人都試圖將焦慮向第三者發洩時,這稱為投射或三角關係。三角關係可以採用許多不同的形式,例如讓其他人解決爭論、讓孩子陷入父母的焦慮之中、向他人發洩和說閒話。這些示例顯示,三角關係非常普遍,並且可能結合衝突、距離,或功能過度、功能不足。

我們無法預防或消除焦慮,但我們可以力爭將其負面影響降至最低,可以學習如何對其進行管理,降低焦慮感,嘗試遏制其蔓延、升級。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