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美麗的風景線 弗州園地

5月25日,發生在明尼蘇達州的警察壓頸致死案顯然是悲劇,徹底摧毀了美國民眾在COVID-19疫情重壓下的心理承受力,致40多個城市實施宵禁,24個州和華盛頓特區部署國民兵,甚至裝甲車開進市區待命,形成馬丁路得金博士(Martin Luther King Jr.)遇刺以來最嚴重騷亂。

美國局勢,令國際輿論風起雲湧,亦有針鋒相對國官媒不吝幸災樂禍:看自己窗內的美麗風景線云云。

糟糕的不是「抗命」是「從命」

記得讀香港朱耀明牧師《敲鐘者言──被告席上的陳辭》時,有句話印象深刻:「法律和秩序是任何社會不可或缺的。若法律只用做維護權貴既得利益者,不法和霸道便由制度肯定,社會道德基礎便蕩然無存,無權無勢者就成為法治制度的犧牲品。」

聲勢浩大的民權示威表明,美國至今沒有背離那被鄭重地寫入《獨立宣言》的價值觀——我們認為以下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皆生而平等,享有造物主賦予他們的不可剝奪的權利,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為了保障這些權利,才在人們中間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當權力,則來自被統治者的同意......

這權利來自於上帝,但在人間常被剝奪。政治學者津恩(Howard Zinn)在其暢銷著作《美國人民的歷史(A People's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中,批判性地指出:「一旦我們一開始決定我們這邊是好人,而對方那邊是壞人,一旦我們作了沒腦筋的、過度簡化的盤算,我們就不必再多想,接著就能犯下難以啟齒的罪行,還心安理得。」

在這種情況下,糟糕的不是「公民抗命」而是「公民從命」:讓世上無數的人屈膝於強權、獨裁者的政體之下,而對貧窮、飢餓、愚昧、戰禍與殘暴無動於衷,使監牢擠滿小奸小惡的罪犯,大奸大惡者卻成為國家領袖!所以馬丁路德金牧師號召:自由永遠不是白白賦予的;有權有勢的欺壓者,從不會自動贈獻自由給受壓者;權益和機會必須通過一些人的犧牲和受苦才可以獲得。

示威潮波瀾壯闊地從明州湧向全美之時,人們都感受到那股堅不可摧的力量——對不平等、不公平和種族主義的憤慨。如果文明不對野蠻予以回擊,就算不得是真正的文明。今日美國和平示威所彰顯的,豈非人類社會都當珍而視之的生而平等的核心價值觀?

深切認同《華盛頓郵報》記者桑墨滋(Felicia Sonmez)的感受:美國並不完美,其不完美處令人心碎、心痛,甚至觸發怒火!但擁有和平抗議自由的地方,也擁有希望。

對付「恨」之勢力須用「愛」的力量

英美學者專家分析:壓頸案受害人弗洛伊德之死成為「觸發時刻」,象徵了警察與黑人群體的關係;當存在結構性不平等時,對立更易發生;案件不是起因而是壓彎駱駝的那根稻草,病因則是白人至上、種族主義及還未從根本上解決的社會問題。

立法者也已意識到,該為社會痼疾施行手術了!6月5日,明尼阿波利斯市議會投票表決,終止使用鎖喉法,要求所有警察一旦發現這種現象必須立即上報。國會兩院目前都在研擬與警察究責相關的草案,內容包括修改警察豁免權條款、建立專門記錄員警使用武力資料庫、禁止使用鎖喉術等。

改變結構性問題是一個複雜的大工程,而改變人心需得先行。即使打砸搶燒仍有發生,但和解與理解也在上升為主旋律。在弗州珊瑚牆市(Coral Gables)與邁阿密戴德郡(Dade County)聯合抗議的現場,來自不同警局的員警單膝跪地以示團結,與民眾一同祈禱。

仇恨無法消除仇恨,只有愛能做到。5月28日晚,肯塔基州路易斯維爾(Louisville)正舉行抗議活動,一名白人警察在街頭落單,被示威民眾逼到角落;多名黑人手牽手築起一道人墻,保護這名警察免受攻擊。

黑暗無法驅走黑暗,只有光可以。在佛洛伊德老家德州休士頓,數百人冒著大雨悼念同鄉、祈求正義。活動中白人單膝下跪,尋求「寬恕年復一年的系統性種族歧視」。

歧視與偏見並不專屬於某個族裔,而是人類共有的罪。即使把它從門口趕出去,它還會從窗口溜進來,侵犯良知、傷害人道。應該看到的是,在擁有健全監督機制與言論新聞自由的美國,公權力尚且被無孔不入的人性之惡侵蝕,若在沒有人民發聲之自由及保障這一自由之制度的地方,情況又將如何?

真正美麗的風景線,是「善」終不被「惡」所勝!前總統小布希說:唯一能真正照亮我們方向的方式,是傾聽這麼多受傷且正在哀悼的人們的聲音;試圖阻止這些人發聲的人,並不了解美國的意義,或讓美國變得更好的方式。

這意義和方式,應是國父華盛頓所尊崇的上帝:願上帝繼續把最精美的贈品——祂的仁慈賜給你們;願你們一手制定的自由憲法神聖地保持下去;願你們在自由的庇護下,認真維護並慎重使用上帝的賜福,使各州人民享有更美滿的幸福。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