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难得「早知道」 纽英伦园地

父親有幾位在戰亂中培養了革命情感的老友。當他們把酒話舊時,總感覺那些思鄉之情化成了遺憾與憂傷,笑瞇的眼裡泛著淚水。我常聽父親難過地說:「早知道......」

早知道回台灣過年要面對疫情危機,我會把巧克力換成乾洗手液。早知道婆婆打胰島素缺酒精棉片,媽媽洗腎缺口罩,我會去逛藥房而不是大賣場。早知道會遇到史無前例的變化,我肯定會有不同的計劃。但,沒有早知道!

回到西雅圖的第二天,全美第一個確診病例出現。隨後,感染者增勢如火如荼。我把現有的口罩、手套,寄給在紐約住校的孩子。早知道,多帶一些必需物資回來!但,沒有早知道。

這種「早知道」的恐慌,左右了我的情緒。是不是多買兩顆大白菜,多買兩袋麵粉,再買兩包米,或是兩打雞蛋,我就不再恐慌?理智告訴我,這些真的不需要!那,我需要什麼?

因為居家令,原本每年一聚的高中同學,今年肯定無法成行,於是改約每個星期一,網上「面對面」,聊聊避疫生活,交換居家心得,分享好看影集,和難得在家的孩子打招呼,連毛小孩都上了鏡頭……

我們拍下這珍貴的一刻,特別感恩此時有彼此。年少時並不知道有一天我們會這樣互相鼓勵著,面對未知的明天。我們特別珍惜現在!是啊,我們不可能「早知道」,但我們可以「珍惜當下」,不讓早知道變成遺憾!

看著螢幕上的我們,半百的人了,卻因著記憶拉回到了高中而年輕。明明還在擔憂著:停頓的工作何時能開始?家裡的經濟還能撐多久?孩子的畢業典禮能不能舉行?失智的父親會不會忘了我?卻因今日相同的處境而分擔了彼此的憂慮。

在無法擁抱對方的當下,我們因這段經歷而擁抱了彼此的心懷。看不見的病毒,正以驚人的速度侵襲脆弱的人心,而我們竟然以這樣的方式堅固了彼此的信心。這份難得的相聚,是疫情帶來的好處,我們珍惜著,不浪費得來的教訓。

談笑間,腦海出現當年父親和他的朋友們,不同的是,我們笑瞇的眼裡充滿著對明天的盼望——那是對人生終極歸宿的信念!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