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讓我不忍離去 美东动态

幾星期前,Victor 過世了,我很難過。他是養老院 裡的一位好朋友,我教會服事這個養老院接近 20 年 了。我們的 Living Faith Community Development Corp(活信社區發展公司)決定寫信給地方官員, 為這些養老院的長者發聲,請求關注。我妻子 Jamie 負責這項工作,後面似乎真的為養老院帶來了一些改 變。

疫情期間,探訪養老院已不可能,我們決定為住客 購買 iPad,以便他們有更多機會與親人聯絡。我們 還為員工捐贈了口罩,給員工買他們想吃的午餐。我 們的青年理事會還給每位住客個別地寫信慰問。

我經常提出「社區參與的重要部分是親近感」。 感 謝 John X Choe 先 生 和 大 法 拉 盛 商 會 (Greater Flushing Chamber of Commerce) 的合作,我們有 機會在每個星期二下午為附近的長者提供食物。我們 也與皇后區基督教女青年會合作,為附近的長者購買 食品。他們大多數說韓語,能為他們帶去些許慰藉, 讓我們充滿喜悅;同時我們也感到憂傷,因為我們所 能給的很有限,而他們是最脆弱和易被遺忘的一群。

有一個星期二,我為一位老年婦女送食物,她請 我和她呆幾分鐘。我問她是否還好,她說她很好, 只是想讓我站在那兒說說話。我很矛盾,因為我還 要送食物給很多人,而且我的車在街上正雙排停車 (Double-Parked) 著,但我還是停了下來,允許她的 這個「打擾」。

我站在那兒,她只是問我最近怎樣,我為什麼要 義務服務。我與她分享:「假如您和其他需要幫助的 老人家是我的媽媽,我希望有人為我的媽媽做這樣的 事。」沉默……我不知道再該說些什麼。沉默……我告 訴她,我要走了,我還要送食物到其他地方。她點點頭。

當我走向電梯,她走出公寓,在我等電梯時,她就站在我旁邊。這使我心碎。我不確定她想要什麼,我猜想她站在那兒,是想要有親近感和存在感。和我站在一起,也許給她一點與人連結的感覺。 那時,在禱告中,我想起了《詩篇》上的話:「耶和華靠近傷心的人,拯救靈性痛悔的人。」(三十四 篇 18 節)那一刻,上帝的靠近很明顯。在電梯裡, 這經文成為了我的禱告的內容。這也是我媽媽每日禱 告的一部分,她每天都為我們的城市、國家和世界上 的許多人這樣禱告。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