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被请出校园 社会

    现代公立学校教育理念20世纪初深受约翰‧杜威影响,例如强调学生的自由,强调学生的个体独特性和创造性,重视培养学生解决问题的能力,从生活和经验中学习等等,本来是带来一定的进步,但是由于过分强调民主和自由,教学方法出现偏差,其中一个可见的后果就是严重地影响了学生的阅读和数学等学科的基础,以致60年代时美国人惊觉学生的素质明显整体下降。

  更重要的是,杜威和现代的公立教育的理念,都扎根于无神的世俗人文主义的思想,这是教育出现问题的根源。杜威签署并推崇的《人文主义宣言》,裡面毫不含煳地宣称,「宇宙不是被创造的;人是自然的一部分,是渐进出现的;有神论……已经过去了。」

  在整个美国社会世俗化的潮流中,公立学校把上帝逐渐地赶出了校园:美国最高法院分别在1962、63年宣布在公立学校中祷告和读《圣经》为违宪,1987年判决在公立学校教创造论为违宪,2011年加州作为第一个州要求公立学校必须有LGBT(同性恋组织)历史的课程,到2020年将有4个州如此要求学校。在这些情势下,老师和学生没有了很多自由,例如,在今年10月的LGBT的「全国出柜日」,长岛一着名高中,规定全校每个孩子那天都要穿粉红色衣服来表示支持。

 

  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精闢地说过,「如果没有神,任何事情都是许可的了。」

  公立学校不但否定了上帝的创造,教导进化论,还有许多道德方面的败坏的教导。高举人的自由和自尊,鼓励对自己身体的自由,导致纹身、堕胎、吸大麻吸毒氾滥。孩子不但不懂尊重老师和长辈,而且公然地否定父母权柄,孩子在家裡越来越悖逆,造成家庭的分裂。否定家庭的传统价值,认为妇女在家照顾孩子是贬低妇女的价值。在教学内容上,有关基督教或有神论作者的东西,都已经被过滤掉,甚至对历史都有篡改:否定美国先贤的信仰根基的意义,夸大早期移民对印第安人的屠杀侵佔等等。

  校园霸凌、酗酒、大麻、婚前同居、堕胎已司空见惯。根据《纽约时报》11月的报导,今年迄今在全国各地的高中或大学校园裡,已至少发生了11起造成伤亡的枪击事件,还有数十起实质性的攻击威胁。

 

  问题越来越严重: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报告,2007-2017十年间,美国10-14岁儿童自杀率几乎增加了两倍,15-19青少年自杀率上升了76%。据着名特殊高中的辅导员说,逐渐浮现的跨性别的群体中,自杀率是最高的,因为不但家长极力拒绝他们,他们心底还惧怕同龄人的拒绝,觉得他们的接受都是表面的,有许多的不安。

  《时代》杂志2016年一篇文章题为《青少年抑鬱和焦虑》:为什麽孩子们过得不好,引用国家精神健康研究所的数据,大约30%的青少年女孩和20%的男生,630多万人患有焦虑症。

  近年来校园裡使用电子菸的现象非常普遍,在某名牌高中据估计有6成以上学生都有抽电子菸,因为这个很「潮」很时髦,而且无色无味,难被监督,但是电子菸其实更有害,一颗菸弹的尼古丁含量可等同20包传统香菸的分量,而且更容易上瘾。这些上瘾和电脑游戏、上网上瘾一样,反应了孩子们心灵的空虚。其实他们内心是渴望与人建立关係的,对人是有期待的。一个孩子幽幽地告诉辅导员老师说,她有10年没有跟哥哥说话了。很多家庭都是亲情疏离的,特别是父亲缺席的家庭,孩子感觉孤单,造成情感不成熟,自我中心,没有社交能力,特别是男孩子。

  对华人和其他亚裔的孩子,还有一个特别的挑战:他们对种族身分的认同很敏感,有很多挣扎,与上一代无法沟通,家长无法帮助他们解决内心的挣扎。在特殊高中,辅导员看到一些学生的人格分离:在校外生活荒唐,但回到学校却能认真读书,仍然有好的成绩。

  面对这些种种的现状,下一代需要很多的关注和爱,学校和家庭都有极大的挑战,不是一个教育制度能够解决的,而要从人心出发,需要回到创造主上帝的面前,来寻求祂的帮助,得到祂的拯救。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cchc-herald.org/